战甲军品资料网

    首页 > 特种作战 > 战例与故事
  1. 内容

赌棍行动——三角洲部队闪击巴拿马营救行动

“三角洲部队降落在莫德洛监狱的屋顶上......三角洲干掉了守卫......三角洲队员进入......Kurt Muse离开了他的牢房......三角洲部队从屋顶搭乘直升机离开,好……不!直升机在


“三角洲部队降落在莫德洛监狱的屋顶上......三角洲干掉了守卫......三角洲队员进入......Kurt Muse离开了他的牢房......三角洲部队从屋顶搭乘直升机离开,好……不!直升机在着火,它被击中了,它正在坠落!不,它要坠落在街道......它被击中了......正在下降......他们安全了“

——摘自科林鲍威尔将军的回忆录

 

题图.jpg

营救Kurt Muse的三角洲突击队员,最右边为Larry Vickers

 

正义事业行动(Operation Just Cause),也就是美国进攻巴拿马的行动,于1989年12月20日00:45发动。参战部队包括大量的常规部队、空降部队以及特种作战部队。然而正义事业行动的一个重要部分是围绕着一个美国公民,和一小支为了将其从死亡边缘营救而不懈努力的人们。

 

在巴拿马的美国


Kurt Muse出生于亚利桑那州,但是在巴拿马国的巴拿马城长大。在美国陆军待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后,Muse返回巴拿马。在那里他的妻子接受了一份教师的工作,而Muse也加入了他父亲的队伍,在中美洲销售印刷和图形艺术相关设备。Muse时刻关注着巴拿马人,并对曼努尔诺列加将军以及巴拿马国防军阻止该国民主发展而感到越来越沮丧。

3.jpg

Kurt Muse


Muse和一小群密友决定采用更为主动的方式应对日益加剧的压迫。利用在迈阿密采购的无线电扫描和传输设备,Muse和一个由四到五名巴拿马人所组成的小型非正式团队开始播放反诺列加信息。播放方式是首先确定哪些是本地最受欢迎的无线电台,通过获得它们的频率,然后在信号塔站点中简单地安装更强的发射机来完成。这将压制电台广播相对较弱的信号,从而传输他们这支海盗电台团队选择发送的任何信息。

然而随着这些广播的效果变得愈加明显,Muse和他的团队意识到需要更先进的设备。为此,Muse多次前往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在那里他订购了足够小的设备以装入行李箱。目前尚不清楚中央情报局在多大程度上负责提供这种设备。不过很显然,CIA参与协助了Muse的海盗电台小队。之后,他回到了巴拿马城,在那里组装并使用新的装备。

在经过多次测试以确保新设备能正常使用后,他们决定将在诺列加对巴拿马人的官方声明期间进行海盗电台的播放工作。这个政府声明,类似于美国的国情咨文演讲,被巴拿马的大多数人民所聆听,因此是最佳的受众机会。

大约有两万多名巴拿马人在附近的体育场中聚集在一起等待诺列加开始发言。Muse的团队迅速爬上附近的双层公寓房顶,组装他们的设备并等待演讲开始。当诺列加开始上台讲话时,体育场内出现了喧闹的欢呼声,这正是他们所等待的时刻。Muse按下了传输按钮,发出了预先录制的来自”巴拿马自由民主人民“的两分钟信息。团队搞定一切后,迅速拆解设备并返回他们的家中。虽然他们当时还不知道自己的海盗广播已经远远超出了预期。

第二天,巴拿马的报纸头条上充斥着关于”帝国主义美国佬“以及他们的宣传。很明显,信息确实传达到了群众的手中。尽管这些工作取得了成功,但它也引起了愤怒的曼努尔诺列加的注意,他立即责成其部队揪出并逮捕肇事者。虽然Muse在未来两个月继续进行着这些广播,但狩猎已经在进行中了。在此期间,随着诺列加越来越无法容忍广播,最终带来东德和古巴的专家帮助他们追踪这难以捉摸的电台总部。

然而,这些猎人最终还是会俘虏Muse。他不知道巴拿马的国际机场已经发出通知,指示官员逮捕所看到的任何美国人。当他从迈阿密的一次常规旅行中回来时,巴拿马城机场的一位陆军军官看到了附近墙上贴的告示,并将Muse报告给了相关官员。Muse的海盗电台时代已经结束,他也被带到了巴拿马市中心的秘密警察总部大楼。


1.jpg

被逮捕的Kurt Muse


莫德洛监狱


Muse被审讯了三天,并被剥夺了睡眠,还被迫看着其他囚犯在他面前接受酷刑。有一次,一个审讯者将一直手枪顶在他的后脑差点开枪,然后愤怒地离开。随后Muse被搬到一系列地点,似乎是为了避免美国寻找到他。巴拿马政府试图故意证明Muse是巴拿马公民而非美国公民,然而这一企图遭遇了失败。失望的巴拿马政府最初拒绝任何美国官员与他联系。国务院迅速做出反应,取消了从巴拿马到美国的所有签证。此后不久,由于签证制裁以及巴拿马运河条约的约束,诺列加允许美国官员定期与Muse接触。

 

就在这个时候,Muse被搬到了臭名昭著的莫德洛监狱,这是一个建于1925年的监狱设施,可容纳250名囚犯,但到了1987年,监狱里住着1000多名犯人,因此这里的生活非常野蛮。Muse被关进了一个8x12大小的囚室中,里面有一个小浴室。在接下来的九个月里,他唯一的家具就是一个两英寸厚的泡沫橡胶床垫——这是他唯一能保护自己免受冰冷水泥地面侵袭的屏障。在此期间,他只能在囚室的四面墙周围活动。


2.jpg

莫德洛监狱


Muse通过房间的小方窗户窥视,看到了数十起酷刑,其中包括一名巴拿马人被美国国旗包裹,通过手铐吊挂在篮球架上,并被棍棒和橡胶管殴打。而那些Muse没有亲眼看到的酷刑事件,也不断地传入他的耳中,因为严刑拷打是监狱里的日常。受刑者的惨叫日夜回响。随着时间的推移,野蛮的生活条件对Muse造成了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伤害,到了第九个月,他已经失去了超过50磅的体重。

 

乔治布什总统充分意识到了Muse面临的状况,并发誓要救出这位美国人。这个决定被做出后,由军队指挥官负责执行。很快就确定由美国陆军的精英反恐单位三角洲特种部队——正式名称为特种部队第一分遣队D分队——与第160特种作战航空团合作,以及负责支援的第一特种作战联队的AC-130炮艇机,负责此次任务。

 

4.jpg

老布什总统


后来了解到看守被给予了特别的指令:一旦美国军队有进攻巴拿马的迹象后就杀死Muse。然而10月3日的政变失败后,莫德洛监狱从一个平民监狱变成了军事设施,由全天候的军事人员取代了平民看守,并强化了防御阵地。也正是这个时候,诺列加开始把Muse当成人质而非囚犯。此外一名武装警卫被指派坐在Muse的牢房外面。他接到的命令是,如果美国对巴拿马采取任何行动,就立刻处决Muse。

 

行动的初步计划已经在北卡罗来纳州布拉格堡开始运作。三角洲部队为任务做了特定的准备工作,以确保能在佛罗里达州埃格林空军基地的训练设施中进行营救预演。为了提高突击队员进入戒备森严监狱中的能力,特别建造了一个全面的三层模型。这个模型的具体细节则随着被允许访问Muse的军事人员的报告而不断更新。通过这种方式,可以保证行动训练的保密性以及细节完备性。而正是在这里进行了密集的实弹演习。

    

5.jpg


这个行动计划,被称为”赌棍行动“,是很简单的——至少理论上是。航空支援将由第160特种作战航空团的MH-6“小鸟”提供。这架敏捷的无武装直升机是越南境内使用的OH-6侦察直升机的近亲,特别配备了外侧的长椅,每边可坐3名突击队员。为了便于夜间行动,这架小型直升机可以进行快速插入并将特战队员送到它大哥MH-60黑鹰无法到达的地区。而160团的MH-60带上同样的攻击配置,将被用于抓捕诺列加本人的、代号为Nifty Package的行动。

 

通过这种方法,攻击小队将降落在监狱的屋顶上,通过爆破方式进入无人看管的房顶入口,并下到第二层关押Muse的牢房处。在途中,他们会消灭任何抵抗力量,而猎杀名单的首位便是那个被指派处决Muse的看守。然后他们会与Muse一起撤回屋顶,进入直升机离开。一个三角洲狙击手小队也将在监狱附近就位以消灭位于该设施外的任何守卫。最后,将由两架AH-6“小鸟”攻击直升机和两架AC-130H”幽灵”炮艇机提供空中火力支援,他们被用于攻击预先设定好的目标(先期计划好的近距空中支援)并随时响应支援请求的呼叫。


9.jpg

在巴拿马的三角洲部队


而更复杂的问题是,Comandancia大院,也就是巴拿马国防军的总部,就在马路对面。Comandancia通常被认为是一座单一的建筑,实际上它是一个围墙大院,里面有许多小型建筑,如仓库,供应点以及营房。这就有了一个明显的问题。任何直升机袭击监狱的迹象都会惊动指挥部的巴拿马军队,从而导致他们前来支援加强监狱防御。

 

1989年12月7日,美军部队处于高度戒备中,随时准备进攻巴拿马。在19日整整一天中,三角洲的狙击手和观察员在山上俯瞰监狱,还有几个穿着便装的队员在邻近街道徘徊,仔细观察着监狱里的来来往往。他们特别注意任何新建的防御、士兵和警卫携带的武器以及其他重要信息。

 

在进攻前Muse参加的最后一次友好见面中,一位未知身份的上校在访客间与Muse会面。这次会面还包括记者、监狱看守以及官员。在场人员都能听到美国的武装直升机在监狱周围徘徊的声音。当声音远去后,上校宣布——用了很大的声音以让整个房间都能听到,他希望确保Muse明白,一旦美国企图对巴拿马采取任何形式的行动,Muse就会被下令杀害。Muse说他明白了。上校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明——此时便不是对面前的人质了,更多的是向在场的其他人说,如果有任何人妄图伤害Muse的话,那就没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监狱。说完这些,上校起立,转身,并离开了房间。所有在场的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工作,面面相觑。上校所说的一切都很明确清晰。但是Muse知道——而其他人并不知道,有人会为他而来,无论那些人是谁,都不会任由一位美国人被关在这个监狱之中。


11.jpg

巴拿马的三角洲部队,左边为Paul Howe


“赌棍”


当地时间00:45,两架AH-6直升机打响了赌棍行动的第一枪,他们用M143 7.62毫米机枪覆盖了两层公寓楼的顶部,以消除潜在的狙击手威胁。随后他们用直升机上挂载的火箭吊舱朝附近的Comandancia发射了数枚2.75英寸无制导火箭弹。这次攻击对建筑物造成了严重损害,并使巴拿马国防军将注意力转移到总部建筑的防御上。小鸟直升机的攻击完成后,他们呼叫了目标,这意味着更大号的固定翼幽灵炮艇机出现来清除敌军火力。第一架小鸟的飞行员还不知道第二架AH-6被击落并坠毁在大院内。飞行员在坠机事件中幸存了下来,并以敏锐的态势感知能力意识到自己所在的建筑正是炮艇机的目标,他迅速从这一地区撤离,并安全逃到了远处。

 

两架炮艇机在Comandancia大院上空高处飞行。飞行模式采用的是被称为“大礼帽(Top Hat)”的方式,两架炮艇机以两个不同的角度(分别在各自的特定高度上)独立操作。通过这种方式,位于“帽子边缘”的那架飞机飞得高度略低,而另一架在前者1000英尺的上方沿着一个更小的圆形轨道飞行。这种特别的战术之前只被使用过一次,其能确保两架炮艇机能将它们的火力集中在一个非常小的区域中。这种方式被认为是必要的,因为在短短的四分半钟内就需要搞定大量的目标。

 

这两架炮艇机,代号分别为“空中爸爸6号(Air Papa 6)”和“空中爸爸7号(Air Papa7)”,他们的任务是轰击大院内的五座建筑。其目的是双重的:首先炮火的作用是吸引巴拿马国防军的注意力,从而保护监狱那边的救援队;其次它可以“软化”稍后负责进攻大院的Gator特遣队中机械化部队所面临的抵抗。

 

 6.jpg

参加赌棍行动的三角洲A中队第2分队F小队成员


为确保地面部队的所有需求都得到满足以及所有必要目标都已经实现,在行动队员踏上屋顶期间,炮艇机和负责指挥控制(C2)的黑鹰直升机一直保持着联系。据报道,这次安全通信系统运作得相当好,与附近Paitilla机场上海豹突击队所发动的那个悲惨的攻击行动完全不同(那次行动导致四名海豹队员阵亡)。

 

第一艘炮艇机朝大院内五座建筑中的每一个大楼都发射了三发105毫米高爆弹。第一轮炮击命中了Comandancia大楼旁大约100米处的弹药储藏库,随后发生了一系列的爆炸和火灾,摧毁了建筑。

 

“空中爸爸7号”(非官方称号为“叛逆连队Bad Company”)将继续保持在Comandancia大院上方以为机械化部队以及其他地面单位提供近距空中支援。然而,“空中爸爸6号”(又被称为“铁娘子Iron Maiden”),其原本任务是为抓捕诺列加将军的行动提供支援,现在被意外地授予了新的任务,负责护送一支机械化单位穿过巴拿马城抵达美国大使馆。而在那里,炮艇机将继续滞空提供保护。幸运的是,两架炮艇机都没有遭到地对空导弹的攻击,只有当地一个棒球场处朝天空发射了12.5毫米的弹药(而随后该处被“空中爸爸7号”摧毁)。


10.jpg

在巴拿马的三角洲部队

 

随着袭击的进行以及4架MH-6直升机的上路,位于附近采石场高地的一支狙击手小队仔细挑选着目标并将情报传给救援部队。这支小队由一名三角洲高级士官领导,其人员都是通过了世界上最严酷狙击手学校培训的专家级射手,他们小心翼翼地用.50口径狙击步枪瞄准目标并开火。片刻之间,几名守卫被清理干净。然后,他们将注意力转移到位于监狱入口左侧铁皮屋顶下的发电机。一旦发电机被摧毁,监狱内部将伸手不见五指。

 

营救行动

听到枪声响起(不是狙击手的枪声,而是来自Fort Amador海湾巴拿马国防军的攻击),Muse开始醒来。由于枪炮声音强烈,并且时断时续,他意识到发生了不寻常的事情,并迅速抓起自己的衣服。估计有大概60轮的炮火声在潮湿的夜空中咆哮,他走进自己的浴室,并在转角处窥视是否有任何人来他的牢房。然而声音响了一阵就结束了。监狱里的一切又恢复平静。

 

然后Muse听到了熟悉的战斗靴踩在地板上的声音。他意识到这脚步声可能来自于那个将要处决自己的家伙。然而,那人并没有开启囚室的门,而是穿过牢房跑向对面的长官室。Muse听到了巴拿马国防军警卫发疯般地向他们的队长解释外面发生了什么事。这些军官立即与士兵一起下楼,开始防卫监狱。

 

7.jpg

营救Kurt Muse的三角洲队员


就在此时,四架小鸟,每架上面运载着四名突击队员,停在了监狱的屋顶上。突击队员从电缆塔处冲向了冲天炉。监狱屋顶通往内部的门被迅速爆破炸开,然后突击小队飞速下到二楼。至少两名——也许有三名守卫——在几秒钟内被迅速解决。而突击队员需要下两趟台阶才能到达Muse的囚室。四架MH-6运送完突击队员后,向北飞去,并保持悬停以等待突击队呼叫撤离。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炮艇机从监狱突击队员那里收到了一个”呼叫火力“的任务。那支小队遭到了来自Comandancia大楼三楼的火力攻击。这导致幽灵炮艇机不得不先放下手头支援地面部队的任务目标。过了一会,炮艇机用其40毫米火炮朝Comandancia大楼顶部开火,炮弹穿过了铁皮屋顶,目标瞬间安静了下来。


12.jpg

    13.jpg

14.jpg

15.jpg

16.jpg

17.jpg

展示赌棍行动的模型,位于北卡罗来纳的Fayetteville


在监狱内部,Muse听到了爆炸声以及轻武器射击的声音。空气中开始充满了烟雾,然后他注意到了什么东西。黑暗中突然出现了细小的白色光束,其来自于突击队员武器下方所安装的小型手电,在烟气中无比明显。朦胧中出现了美国人的大喊,指示Muse寻找掩护。

 

Muse蹲伏下来,片刻后,随着一个小小的爆炸,门打开了。一位全副武装的三角洲突击队员冲进来帮Muse穿上了一件凯夫拉头盔和防弹背心。完事后,他将Muse带出牢房,两人迅速向房顶移动。通过一张桌子时,Muse注意到那个被指派处决他的人已经被击毙。他还惊奇地注意到,有一名守卫并没有被干掉,而是双手反绑蜷缩在一边。这名看守比他的同事更加聪明——他没有选择抵抗救援部队,因此也保住了性命。


19.jpg

反映赌棍行动的艺术作品


到达屋顶后,更多的突击队员现身了,他们都已经在直升机上就位,并立即撤离。而其中一支小队将在这留守一段时间直至黑鹰直升机到来将他们接走。Muse坐在两名三角洲队员之间以获得保护。然而就在此时,Muse所在的MH-6直升机上一名飞行员通过夜视仪注意到了有电线横在他们前方。他迅速拉起并越过了电线。然而载重导致直升机很快失去了高度,一时之间,小鸟似乎就要在60英尺下方的街道上坠毁了。而飞行员通过卓越的飞行技巧避免了灾难,将直升机保持在空中。

 

然而,MH-6已经严重受损,飞行员只能保持几英尺的高度。因此他最终将直升机”开“到了一条狭窄的街道上,试图远离监狱位置。短暂地着陆在两栋公寓楼之间的庭院中后,飞行员试图再次起飞。这一努力在短时间内获得了回报,不过片刻之后,他们又被一阵敌军火力击中。小鸟直升机在墙上挨了一下,然后坠落在不远处的街道上,当机上的乘客跳下来时,直升机朝右侧倾倒。然而就在Muse和他的保镖离开直升机时,一名突击队员被还在旋转的直升机旋翼命中头部击倒在地。令人惊讶的是,这名三角洲队员尽管满脸是血,还是迅速苏醒过来并立刻检查Muse有没有受伤。然后他带着Muse进入附近公寓楼的底层,寻找更安全的地点以避免任何潜在的交火。


8.jpg


18.jpg

坠毁的小鸟直升机


三角洲队员中有几人因为炮火和坠机而严重受伤,他们在一辆废弃的吉普车附近占据了防御边界,将Muse置于最安全的位置,并时刻准备朝出现的敌人开火。由于Muse曾经在陆军中接受过轻武器的使用训练,他向三角洲队员要来了一把手枪用于自卫。这支小队在大街上占据这个位置防御了大概15分钟,直到他们利用红外闪光灯朝头顶上的飞机发出了信号。他们的位置被确定并发送给了附近的美国陆军巡逻队,装甲运兵车很快过来接走这支队伍。

 

三角洲部队,第160特种作战航空团以及空军特战司令部的幽灵炮艇机部队成功地将Kurt Muse从巴拿马看守那营救出来。他们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支从敌人手中营救美国人质的美国反恐部队。

 

(作者在此感谢美国空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公共事务办公室,Greg McMillan中校和Carol Kanode中校所提供的宝贵帮助)

 

相关纪录片: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925565/

 

参与此次行动的部分三角洲队员:

image042.jpg

image044.jpg

image046.jpg

image048.jpg

image050.jpg

image052.jpg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