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甲军品资料网

    首页 > 军品服装 > 礼服常服
  1. 内容

“美国中二病”:美国空军传统中设计感最惊悚的嘉奖——荣誉大宝剑

而今天要说的这美国空军文化传统,那可就厉害了,从上世纪60年代一直传承到了今天。这个文化传统本身并没毛病,可奇葩就奇葩在这样“物件”本身这两年是越来越浮夸,而且……可以说是“中二感爆棚”了

上次为了介绍美国空军历史上对于独特精神文化建设的奇葩案例,引用了1990年代初“麦皮克”将军式空军常服的案例。但那还不是最奇葩的,因为“麦皮克”将军式空军常服自创立到废除也仅过了三年左右的时间,作为“文化”来说自打一开始就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而今天要说的这美国空军文化传统,那可就厉害了,从上世纪60年代一直传承到了今天。这个文化传统本身并没毛病,可奇葩就奇葩在这样“物件”本身这两年是越来越浮夸,而且……

 

dvids_video-game-swords_em1117.jpg

 

甚至可以说是“中二感爆棚”了……上图也就是我们今天文章的主角,美国空军荣誉宝剑(姑且也能叫它是“大宝剑”了)。诸位可先别目瞪口呆,这可是美国空军正儿八经的荣誉头衔附属品啊(非常严肃的说到)

 

美国空军荣誉宝剑的英文原名也就是Order of the Sword,而熟悉国外勋赏制度的朋友或许都清楚“Order”这个词除了“秩序、制度、命令”外,同样也代表着勋赏制度中的“勋章”。

 

未命名.jpg

·美国武装部队的诸多嘉奖,虽然我们都习惯将它们称“XX勋章”,但实际上更应只被称为“奖章”

 

其实,美国军政制度中并未有“勋章”,而我们平时认知的如“荣誉勋章”(Medal of honor)、“铜星勋章”(Bronze Star Medal)或是“陆军功绩勋章”(Army Commendation Medal)等等,他们的名称“Medal”和意义本身从严格意义上来说都更应该被实际叫做是“奖章”。

 

而像英国、法国这类在军政制度中经过长期历史积淀,建立有完备勋赏制度体系的国家,都对“勋赏”制度中“勋章”和“奖章”有明确区分,并且均有设立,比如英国的“大英帝国勋章”(Order of the British Empire或是法国的“荣誉军团勋章”(Ordre national de la Légion d'honneur等等,并且真正意义上的勋章(Order)都包含有明确的勋位等级区分。

 

L17143-D2.jpg

·瑞典王国宝剑勋章,由瑞典黑森王朝国王弗雷德里克一世于1748年设立并沿用至今,下设有骑士级、一等骑士级、指挥官级、一等指挥官级、大十字级宝剑勋章五种勋位

 

但话题回到Order of the Sword这个词上,早在1748年的瑞典王国,便设立了沿用至今的“宝剑勋章”(Order of the Sword)。而美国空军官方文献也承认,在自己设立Order of the Sword时也借鉴了瑞典王国宝剑勋章的优良传统。

 

……(沉默三秒)嗯嗯?等会?你可拉倒吧!

 

你既然借鉴人家优良传统,我还以为你要设立一枚“勋章”啊,原来你就是抄个名字和噱头啊!哪来你这么耿直,直接就是一把真的“宝剑”。

 

行吧行吧……

 

美国空军自1960年代末设立了“美国空军荣誉宝剑”(Order of the Sword)后,用以表彰此后对美国空军内部建设有卓著功绩的个人,但仅仅只用作军种内部的一种荣誉奖赏。在美国空军官方奖章体制之外,“美国空军荣誉宝剑”也被空军定义为美国空军最高荣誉头衔。

 

美国空军历史上第一位被表彰“美国空军荣誉宝剑”的是第438军事运输联队的指挥官罗纳德·巴尼克准将(Roland J. Barnick),于1967年5月26日授予。

 

一直到1972年为止,“美国空军荣誉宝剑”的授予对象几乎都被美国空军运输司令部(MAC)的军官独占享有,这个司令部后来在1992年取缔,也就是现今美国空军空中机动司令部(Air Mobility Command)的前身。

 

截止至去年5月,“美国空军荣誉宝剑”总共授予逾240把,除了美国空军内部的军官外,还有7位编外人士及政府官员也因对空军建设带来积极帮助而获得此荣誉头衔殊荣,分别是:

 

·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 爱德华·赫伯特议员(1971年获得)、

·喜剧演员 鲍勃·霍普(1980年获得)

·国防部长 卡斯珀·温伯格(1988年获得)、

·众议院老兵事务委员会主席 格莱斯皮·蒙哥马利议员(1988年获得)

·国防部长 威廉·佩里(1996年获得)

·空军部长 惠顿·彼得斯(2000年获得)

·空军部长 詹姆斯·罗驰(2004年获得)

 

当然,美国空军军种内获得“美国空军荣誉宝剑”殊荣的人中,也有不少争议呼声表示个别人根本不配这一荣誉头衔,其中就包括我们上期说到的空军总参谋长梅里尔·麦皮克上将,以及驻欧美国空军副参谋长罗伯特·甫格颂(Robert Foglesong)上将,这两人分别在1994年及2005年被授予“美国空军荣誉宝剑”,但均被指责在任期间并未做有效积极于空军建设的事宜,并且在指挥能力上略有欠佳。

 

此外,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美国空军荣誉宝剑”其实从设立至今都没有固定样式,所以这也导致了它的设计一直在做变化,而且非常的……(不多说,看图)

 

910px-General_William_Looney_III_Order_of_the_Sword.jpg

·2008年,美国空军教育及训练司令部指挥官威廉·鲁尼上将被授予“美国空军荣誉宝剑”(这一款的样式还算看着正常)

 

111213-F-EW478-963.JPG

·2012年,授予美国空军学院院长迈克尔·古尔德中将的“美国空军荣誉宝剑”

 

141106-F-VP738-372.JPG

·2014年,美国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指挥官詹姆斯·科瓦尔斯基中将的“美国空军荣誉宝剑”

 

1280px-General_Lance_Lord_Order_of_the_Sword.jpg

·2006年,美国空军第321战略导弹联队指挥官兰斯·劳德上将被授予 美国空军荣誉宝剑”(“惭愧惭愧,这东西长得太吓人了”)

 

所以,因为其外形,美国人自己也时不时会吐槽“美国空军荣誉宝剑”的设计,还有媒体也将其调侃为“这东西简直看着就像电脑游戏里的物品”(that look like they belong in a video game)……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