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甲军品资料网

    首页 > 装备装具 > 作战装具
  1. 内容

士兵肩上的历史|美军背包百年掠影(6)

导语:背包是用于背负携带物资的主要装具,对于士兵来说更是必不可少的重要装备。当人们谈论起“士兵”这个词时,脑海里首先映出的总是头戴钢盔、背负沉重的背包、穿着迷彩服和军靴、手持步枪在战场作战的军人形象。随着战争需求和战争环境的变化,以及材料工艺和人体工程学等技术在军事装备领域的应用,不同时期的军用背包都有其鲜明的时代特点。本文将以时间为主线,带领读者回顾1910到2011总共一个世纪以来美军列装的军用背包。

导语:

背包是用于背负携带物资的主要装具,对于士兵来说更是必不可少的重要装备。当人们谈论起“士兵”这个词时,脑海里首先映出的总是头戴钢盔、背负沉重的背包、穿着迷彩服和军靴、手持步枪在战场作战的军人形象。随着战争需求和战争环境的变化,以及材料工艺和人体工程学等技术在军事装备领域的应用,不同时期的军用背包都有其鲜明的时代特点。本文将以时间为主线,带领读者回顾1910到2011总共一个世纪以来美军列装的军用背包。



目录




冷战末期(1974-1991)

我们熟悉 ALICE 装具其实还是越战时期的装具设计思路的延续。尽管实物在越战之后才正式配发列装,ALICE 装具的研发工作实际上始于越战时期,研发过程经历了几乎整个越战,这套诞生于战争时期的单兵装具也成为了一代经典。

但在 ALICE 装具之后,尤其是在背包方面,美军走过一段弯路,并最后不得不将其搁置二线,几乎无人使用。


ALICE 中号和大号背囊(ALICE Medium/Large Rucksack)

1.JPG

2.JPG

3.JPG

ALICE 中号和大号背囊

其实关于 ALICE 装具和背囊的介绍、以及其诞生发展历程,去年的旧文《ALICE 装具的前世今生》已经介绍得很详细了。借这篇文章的机会,聊聊那篇文章没能详细展开的内容。

4.jpg

1983年“暴怒”行动结束后,正在搭乘运输机返回本土的第82空降师士兵

在《ALICE》一文中提到了这样一个观点:

ALICE 装具对“战斗负载”(Combat Load)和“生存负载”(Existence Load)做了明确的区分。

这句话并不是随便说的。如果各位从系列第一篇文章一直读到本篇,会发现自二战开始,美军在背包设计上一直在试图将战斗负载和生存负载进行区分,尽管在当时可能还没有这个概念:比如 M-1941 背包M-1945 背包的上下分体设计、轻量化背囊的半高设计等。而这个概念直到 ALICE 装具才首次列入装具的明确设计指标。

5.jpg

6.jpg

7.jpg

8.jpg

9.jpg

10.jpg

曾经还有一款副仓可拆卸的中号背包方案,拆卸下来的副仓可单独斜跨或挂载携带。可惜这个方案没有获得采用(那提克实验室资料)

具体来说是这样的:将战斗负载和生存负载进行区分,并非仅仅将两个背囊纳入装具系统这么简单,而是一项系统工程。背包的尺寸设计要充分考虑到各种单兵物资的重量和尺寸,比如睡袋和单兵帐篷等寝具卷起来的尺寸、MRE 口粮包装袋的尺寸等,以此确定背包主仓和副仓的容量和比例以及外挂点的位置和数量;还需要为新背包设计装包和挂载方案,以便将使用效能最大化;不仅如此,当这些物资更新换代的时候,新的物资的设计也应考虑到当前正在使用的制式背包的容量和尺寸。

11.jpg

12.jpg

NLAB 设计的携行方案,其中单兵帐篷仍然还是像二战和越战那样,围在背包外侧。这种方式在当时就已经基本不再使用了。

13.jpg

一般更常用的打包方式,将寝具和帐篷捆绑在背包顶部和底部(那提克实验室资料)

此外,一些需要单兵携带的辎重,比如大型观瞄器材和通信器材等,其尺寸和携行容器的设计也应考虑到目前的制式背包的尺寸,使其可依托现有的背包装备携带,否则就需要为它们设计专用的携行具。而在功能性之外,背包的设计还要考虑到在战斗、日常勤务以及特殊使用场合(比如滑雪、伞降)等各种应用场景中是否适用。

14.jpg

15.jpg

16.jpg

17.jpg

18.jpg

19.jpg

20.jpg

21.jpg

22.jpg

23.jpg

伞降时携带背包的方法:需要使用伞降专用的固定带将其挂在身前下部位置,并在跳伞即将落地的时候解脱锁定,先把背包抛下。照片上那个醒目的白色带子就是用来解脱锁定的(那提克实验室资料)

24.jpg

25.jpg

26.jpg

27.jpg

28.jpg

29.jpg

30.jpg

31.jpg

32.jpg

33.jpg

为某种大型夜视观瞄器材设计的、适配 ALICE 大号背囊的抗冲击携行方案(1978年3月30日,那提克实验室资料)

34.jpg

80年代驻韩美军正在登机前往演习地区



FPLIF 背包(Field Pack, Large w/ Internal Frame)

Field Pack, Large, With Internal Frame(NSN:8465-01-286-5356)

Pack, Patrol, Combat(NSN:8465-01-287-8128)

35.jpg

36.jpg

FPLIF 主包(左)和巡逻包(右)

FPLIF(Field Pack, Large, w/ Internal Frame,带内框架支撑的大型背包)是 IIFS(Individual Integrated Fighting System)装具系统的背包子系统。关于 IIFS 装具系统在两年前的旧文中也有介绍,这里只提一句这套系统里最广为人知的就是 TLBV 装具背心,本文仍然主要着眼于其中的背包。

37.JPG

38.JPG

IIFS 装具系统里两版本的 TLBV 背心

1983年,陆军打算搞一套新的单兵系统作为 ALICE 的升级换代(就按满打满算,到1983年的时候 ALICE 也就用了十年,美军真是折腾)。和 ALICE 装具一样,新装具也应该包含战斗负载和生存负载两部分物资的携行具,即作战装具和背包。根据项目需求,作战装具应以背心马甲型设计为基础结构,而非传统的背带和腰带。这件背心即日后大量装备的 TLBV;而背包也应覆盖 ALICE 中号和大号背包的全部功能以及应用场景。

那提克实验室将其中背包部分的设计外包给 Lowe Alpine 公司。这是一家著名的民用户外包具生产商,不仅如此,选择他们更多的还是出于业务考虑。Lowe Alpine 的三兄弟创始人之一:Greg Lowe 就曾经是一名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的老兵,他在1969年就设计了内支架背负系统的背包,并交给所在部队的成员进行测试。

经过一番选型,Lowe Alpine 公司决定以自家的 Vector 系列中的 LOCO 户外背包为基础设计,为美军的装具系统

Lowe Alpine VECTOR 系列背包

40.jpg

LOCO 背包的宣传页

41.jpg

42.jpg

43.jpg

Lowe Alpine LOCO 户外背包实物,那提克实验室资料

在 LOCO 基础上,Lowe Alpine 对其进行军事化改造:选用橄榄绿色面料;将顶包改为可拆卸并且可以独立背负携带;在背包两侧增设副仓以及在背包表面增设挂载织带等。可拆卸的顶包其实就是后来的“巡逻包”,是背囊的一部分,结合使用时作为背囊的主仓盖子兼顶包,单独使用时可支持短途任务或者一天左右的活动。改造之后的产品称为 L.C.S.-84。这个版本的背包在1984年3月到4月期间,于挪威举行的北约联合军事演习行动“团队合作1984”(TEAMWORK ’84 Exercise)中首次亮相。

44.jpg

45.jpg

46.jpg

L.C.S.-84 背包实物,照片来自 EBAY 卖家

47.jpg

Lowe Alpine 的 L.C.S.-84 产品宣传页

48.jpg

陆战队杂志《Leatherneck》1984年7月刊对该装备的报道文章。IIFS 的研发工作并非完全由陆军主导,也有陆战队的参与

49.jpg

1985年在韩国参加“团队精神1985”演习的陆军 1st SFG 特战队员,注意他们背负的 L.C.S.-84 型背包

50.jpg

1989年入侵巴拿马“正义”行动中的陆军“三角洲”特战队员,画面左侧的士兵背负的就是 L.C.S.-84 型背包里的巡逻包。这张照片里特战队员的造型一直是军品收藏圈的热门

然而1984年到1985年之间,对 FPLIF 测试的初期就发现了很多问题,包括不能很好地容纳野战电台和睡袋以及外侧副仓太小等;而巡逻包则存在舒适性和适应性等问题。

1986年4月,在经过改进之后那提克实验室认为其可以通过测试,订购了一批采用迷彩面料的改进后版本的背包用于测试。这些背包大多发给了驻韩美军。

51.jpg

1987年三月,在韩国乌山空军基地,等待登机前往集结地进行“团队合作87”(TEAMWORK '87)军事演习的第七轻步兵师士兵们的背包

在进一步的改进和测试之后,IIFS 系统的组件最终符合要求,并在1987年10月正式定型。主要改进了巡逻包,增设了可拆卸的肩带,这样可以单独背负使用;同时移除了巡逻包和 TLBV 结合的连接扣具;FPLIF主包也增设了主仓顶盖(在原本的设计里,顶包拆下单独试用的时候,主仓就没有盖子了);FPLIF 主包的背带和腰带也有一些改动,但定型配发之后发现这些改动反而还不如 Lowe Alpine 的原版设计。

52.jpg

IIFS 系统最初的组件:FPLIF 背包以及 TLBV 背心(那提克实验室资料)

53.jpg

54.jpg

身穿 TLBV 和 FPLIF 全套 IIFS 装具的模特士兵。这张照片曾经无数次出现在90年代的军事杂志上,从那个时候开始关注军事的朋友想必都见过这张照片。红色和绿色护目镜是 BLP/S 护目镜系统里的激光防护镜片(那提克实验室资料)

55.jpg

56.jpg

FPLIF 主包和巡逻包结合携带的状态(那提克实验室资料)

FPLIF背囊系统由主包和巡逻包两部分组成。由带有防水涂层的尼龙面料制成,重量为8磅,容量4200立方英寸(68.9升)。不同于 ALICE 系统背包的外框架背负,FPLIF 的特点——正如其名字所描述的——是采用可调节的内框架背负系统。巡逻包则是为了短途巡逻而设计的。它主要由主仓和副仓两部分组成,总容量1200立方英寸(19.6升)。

FPLIF 背包底部的睡袋仓可从底部打开,这样需要取出装在包底的睡袋的时候就无需将包内所有物品都取出了(那提克实验室资料)

这一版本的背包也被 Lowe Alpine 商品化,称为“Combat Field Pack 1990”,经常被简称为“CFP-90”。

58.jpg

可调式的背负系统以及支撑铝条(那提克实验室资料)

FPLIF 原本针对冬季和寒带地区使用设计,但后来军方决定将其作为 ALICE 大号背囊的代替品。然而新背囊配发部队之后基层士兵的评价并不好,暴露出很多问题。

1994年,纳提克实验室就美军当时使用的单兵装备(包括 ALICE 装具/背囊、TLBV、FPLIF、PASGT 等)在军队基层的使用情况进行了一次调研。调研的采样范围包括陆军和陆战队的步兵、战斗工兵、通信兵、防化兵、坦克机械师、油料补给兵、迫击炮手以及医护兵等。而调查询问的问题多达38项,包括不同战术角色对装备的期望、不同战场环境下装备的表现、现有装备在使用中发现的问题、装备改进建议以及对新装备的期望等。

59.png

Front-End Analysis Of Load Bearing Equipment For The U.S. Army And U.S. Marine Corps

这份调研报告于1995年6月底完成。调研反馈指出了当时配发的单兵装备在使用中发现的问题,其中尤属 FPLIF 的问题最多,普遍反映其做工和用料低劣,在使用中很容易损坏,没能发挥出设计性能;背部散热差;满载后背负舒适度差;而且由于其原设计来自民用户外产品,无法满足某些军用需求:通过加高尺寸而增大容量是民用户外背包的常见的设计,但在军用领域,这个做法使得背包尺寸过长,难以用于伞降行动(回头去看看上文的伞降装备,想象一下这么长的背包挂在相同的位置会是什么效果)。

59.jpg

60.jpg

老化碎裂的背带连接件。这是整个背包的核心承力部件,但却只用了一个质量低劣的塑料件

为了寻求 FPLIF 的代替方案,调研报告还对比了包括 Dana Design、Kelty、Lowe Alpine 等著名户外包具品牌的产品在内三十余种民用户外背包以及十个国家的现役军用背包的参数数据。而 FPLIF 本身,在那之后基本上就再没有人使用了(虽然很神奇地一直到2007年仍然还有生产合同)。




下篇预告

在20世纪最后几年,美军在单兵装具方面步入新领域,开启了现在我们熟悉的以 MOLLE 为基础的现代单兵装备的时代。在系列文章的最后,将分陆军和陆战队两个军种分别介绍美军装备的现代军用背包,敬请期待。w

此坑未填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