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甲军品资料网

    首页 > 装备装具 > 作战装具
  1. 内容

消失的军队系列之南斯拉夫人民军单兵装备一览(不完全版)

提到JNA,大部分人会不约而同想起这身M-77军服。 单兵餐具与口粮探讨完南斯拉夫人民军的兴衰史,我们是时候来看看这支军队的单兵装备了。

image.png 

提到JNA,大部分人会不约而同想起这身M-77军服。

 

单兵餐具与口粮

探讨完南斯拉夫人民军的兴衰史,我们是时候来看看这支军队的单兵装备了。首先要说的当然是吃的方面——I mean,谁会跟吃的过不去?

image.png 

M-69野战饭盒。

image.png 

整体收纳好的样子,旁边的餐具是特地拿出来便于拍摄。

南军的1969条例野战饭盒水壶套装(Porcija JNA 69)无疑是社会主义阵营里最独特的,它由以下元件组成:

l 一个2毫米厚、带折叠握把的铝制烧锅,体积为高10厘米 * 长12厘米 * 宽8厘米,容积800毫升。可用于烧水、烧制热食、加热口粮。

l 一个材质为强化塑料,体积为高9厘米 * 长12厘米 * 宽8厘米的分装菜格,该菜格同时可用作烧锅的锅盖,两者结合便组成M-69套组的野战饭盒部分。

l 一个1升装的塑料水壶,高18厘米 * 长11厘米 * 宽7厘米,可收纳入饭盒套组内。

l 水壶的外盖为方形,容积150毫升,能当做饮水杯。

l 一个灰绿色的帆布收纳包,内有收容餐具的口袋。其系扣的早期版本为树脂,后期改为金属固定扣。

将水壶和饭盒一同收纳以减少携行体积的设计并非南斯拉夫独有,之前的联邦国防军M59三件套已开启这种探索,之后的苏联空降军也在1971条例野战饭盒套组跟随类似思路。由于南斯拉夫解体后的塞尔维亚陆军依然大量装备,导致M69得到了“Serbian Mess Kit”的绰号,哪怕事实上斯洛文尼亚及克罗地亚军队如今也并未完全将其排除出现役。

image.png 

M-69特别受民间的野营爱好者欢迎。

image.png 

近海巡逻艇上使用的版本,比较少见的还有橙色M69。

冷战时代的结束让不少前东方阵营军用品流入民间市场。近几年,南斯拉夫1969条例野战饭盒套装大受野营爱好者的青睐,毕竟其价格便宜且功能实用,收纳设计更是无可挑剔。更值得一提的是,自二战时代起欧洲各国便给自己的士兵配发折叠烤架和液体蜡块,而当南斯拉夫人民军开始发放1969条例野战饭盒套装时,他们同时设计了一种结合烤架与固体酒精罐的单兵专用“燃灶”——大容积罐装固体酒精的顶部加装一次性金属烤架,一罐即足远超加热全套JNA单兵口粮所需,不用像东德及苏联的“同行”那样每隔几分钟重新添蜡。

image.png 

有点好奇这玩意够不够用来煮个火锅。

尽管在某宝上买的1969条例套组几乎没有这点,可帆布包内原本是必定带有叉勺三件套的(至少JNA的军需部一定会同时发配,且eBay上的商家都没拆开来卖):有别于欧洲主流的勺子、叉子、餐刀、开罐器的四合一设计,JNA的版本直接把开罐刃和开瓶器弄在餐刀的握柄上。多亏了“河钢”(Hesteel)国营企业强硬的技术检控,南斯拉夫的士兵拥有比其它欧洲社会主义国家质量更好的餐具,耐用度和坚固度也高于东德人民军的公发版本。

image.png 

JNA的单兵餐具三尖套,不论是造型还是钢的材质均胜于东德的同类型产品。

image.png 

背面,可清晰看见餐刀握把上的开罐刃。

image.png 

作为对比,这是笔者本人收藏的东德人民军1975条例野战餐具。

至于口粮,我们说说1980年代的“Sd/o-1”。

image.png 

“Sd/o-1”野战口粮,社会主义版MCI。

image.png 

开启后,放在盒子外的是包装饮料冲剂。

JNA野战口粮的设计接近越战美军的MCI,不管说净重还是采用硬纸板包装这点。其餐谱的区别会在包装上标示以“A、B、C、D、E”进行区分,只是内容差异不大:

1份饮料冲剂(即溶咖啡、冻干果汁或水果茶)

2份水果硬糖(或巧克力、口香糖)

1份主菜罐头(炖菜或浓汤)

1份配菜罐头(肉类或海鲜)

1份谷物棒(或干果棒)

image.png 

Steve1989MREinfo直播的JNA口粮试食画面,当然......已经严重过期。

image.png 

炖菜罐头的特写,照这么看原本需要先充分加热以融解油脂。

“Sd/o-1”或其衍生版本直到现在都还存在于塞尔维亚武装部队内,只是以前的金属罐头换成来了软质包装,虽说外面的硬纸板一如既往不变。油条网著名“吃播”Steve1989MREinfo曾为观众开启一份原汁原味的JNA口粮,结果发现里面的罐头全都变质而难以下咽。要知道,封装食物并不代表永恒,真想体验JNA舌尖风味的爱好者还是老老实实上ebay订购塞尔维亚的现役口粮吧,反正价格并不昂贵。

image.png 

塞尔维亚的“Sd/o-1”后续版。

 

着装

直到现在,在前南斯拉夫生活过的人对于JNA的最深刻印象仍是身灰绿色的1977条例通勤-常服两用军装(Vojnicka cojena uniforma M-77,或Suknena odora M-77)。

image.png 

1977条例军服。

二战后的西欧陆军皆逐步淘汰通勤-常服合一的军服设计思路,华约诸国也在1958年开始列装专门的野战服而不是伪装迷彩罩衫。纵使是相对“捍卫传统”的苏军,在1980年代初也设计了纯作战使用的“阿富汗卡(往往会被误称为M-81)”。

image.png 

NOVJ步兵。

image.png 

1955条例时期的南斯拉夫人民军,服装离NOVJ差别显微。

JNA成军后,作为第一代公发军服的1955条例还明显受二战时代军服的影响。到1971年10月,在人民军“自由-71(Sloboda 71)”演习中,设计类似美军M65帕卡的M71防寒风衣(Vetrovka M-71)登场,被国外军事评论人员视作JNA开始实行单兵装备现代化的信号。结果到1977年,全面换装的新式军服却继续原有的“通勤-常服”两用思路,连帽具亦跟被冠以“游击队帽(Partizanka)”的旧款船形帽无多大改变,这使得JNA的军服辨析度在当时的欧洲非常显眼。

image.png 

因M-77坚持“通勤-常服”两用的设计,士兵们仍不得不就地采摘植物进行伪装。

M-77由折领衬衫(Kosulja)、四口袋外套(Bluza)、不带束踝设计的直筒步兵裤(Pantalone)和船形帽组成,官方对其灰绿的配色起名为“Sivo Maslinasta Boja”,同时是南斯拉夫载具的标准涂装色。士兵们一年四季都要穿着折领衬衫,在春秋季节才披上外套,到了冬季则按以上基础再添多一层M-71防寒风衣。

image.png 

正面

image.png 

背面

image.png 

尺寸、生产方及出厂年份标识。

这款四口袋外套与M-55版区别开来的一个特征是添加了西服式翻领,并稍微改善了内衬的面料。除此之外,M-77外套继承了前者的羊毛面料,这也使得它仍跟二战时代的军服十分相似(同时代的欧洲各国基本上已完全用棉布代替)。往好的方面说,羊毛材质抗磨保温性能优秀,适合野外及冬季作战环境;缺点同样明显,只因羊毛对潮湿相当敏感,在雨季很容易吸水变重,从而影响士兵的行动能力。虽说雨天时可以从装备间领取雨衣,下雪时又能穿防水防风的M-71风衣,可M-77的确不算一款舒适的衣着,不少老兵在回忆录里抱怨这军服会教皮肤磨出老茧。

image.png 

M-71风衣,本文的末尾会特定进行说明。

顺便一句,“M-55”这个命名是在“M-77”装备后才重新订立的,此前人民防务秘书处只作“Vojnicka cojena uniforma”标记。

 image.png

供应空军的深蓝色改版,但JNA没对其进行全面推广。

单纯看样子,M-77的衬衫版型与M-55无异,区别在于率先采用棉布材质(也是这套军服里唯一一件棉质衣物)。与外套相同,衬衫的肩膀位缝纫了肩章绊,方便于别上军衔或固定Y型背带。JNA严禁士兵们没将衬衫下摆塞入裤子内,哪怕是夏天最高温的日子也该如此。另外,这同时是整套行头内的最弱一环,士兵普遍反映衬衫特别容易在训练中出现破损,不过对于JNA自身的库存来说问题不大。

image.png 

在夏季,得用不抗磨的衬衫应付各种任务。

再轮到步兵裤,值得讨论的空间并不大,它宽松的设计刹眼一看跟1940年代的民用长裤别无二致。裤子本身有着与外套同样不抗潮湿的问题,尤其是JNA的公发雨衣很多时候没有给到足够覆盖面积的前提下,小腿成了士兵们在雨雪天气环境最易受影响的部位。

image.png 

正面

image.png 

背面

南军的“游击队员帽”形状借鉴了苏式船形帽,并且也使用显眼的红五星帽徽作为标志。其里面是黄色尼龙面料内衬,缝纫有标注头围尺寸和生产厂方及年份的标牌。按照规定,“游击帽”是非战斗着装,只在训练、营区值日、日常巡逻时佩戴,演习或战时状态则时刻使用M59钢盔保护头部。

image.png 

“游击队帽”,算得上是舶来品了。

image.png 

南斯拉夫式船形帽经历过几度修改,别帽徽的位置也改变了几次。

山地部队从不佩戴船形帽,取而代之的是一款带帽耳的野战帽,外表颇像二战德军的M43  Feldmuetze;尽管NOVJ时代和M-55列装的早期,船形帽同样发放女兵,结果到了M-77的时候她们则一律使用贝雷帽了。

image.png 

冬季野训的山地兵,同款帽子也供应了斯洛文尼亚边防军。

image.png 

JNA山地部队的全副行头。

image.png 

船形帽曾是男女通用的。

image.png 

M-55时代的后期已开始给女兵佩戴贝雷帽。

image.png 

到了M-77时代,已经见不到戴船形帽的女兵。

1977条例军服见证了南斯拉夫人民军的没落岁月,直到联邦解体后也继续由塞尔维亚及黑山兵员穿到1992年才被M-92作战服取代。另一方面,波斯尼亚境内接管前JNA库存的塞族民兵同样得到不少M-77,克罗地亚东部也时常出现的塞族VRS部队身穿同款服装的画面。如剔除“十日战争”期间的斯洛文尼亚边防军不算的话,其他与塞族人对抗的交战方则的的确确从头到尾都没用过M-77,而是来自前华约国的各型迷彩作战服或自产林地迷彩以减低敌我混淆度。

 

M71风衣及其它

最后还是得替上文提到的M71做一些简单说明:远在“自由-71”之前,人民军早就迫不及待想把当时现有的毛呢大衣全数替换,事实证明它们已严重落后且版型可追溯至……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代。

image.png 

身穿M-71的Viktor Bubanj将军(中),“自由-71”演习期间。

1968年,人民军围绕新式军服设计成立的工作组经讨论认定,类似大部分华约成员国装备(可嫁接棉毛外领)的冬季棉服同样不能解决士兵反馈的问题,因此普及于北约军队的Parka大衣更值得借鉴。

就这样,南斯拉夫版Parka诞生,它的可卸式冬季内衬、带收紧绳的兜帽、同时结合拉链和束腰绊以增加抗风性、取消肩章绊而将军衔标识转移到胸前等设计,在社会主义阵营内是首创。

image.png 

M-71风衣。

image.png 

拉链、挡风襟、及束腰绊的特写。

image.png 

防寒内衬。

image.png 

胸前用于别上军衔标识的区域。

image.png 

羊毛材质的束紧内袖,当时的华约军服找不到同类型的设计。

image.png 

制造方为“自由制衣厂”。

很可惜,目前关于JNA的腰带、作战靴、伞兵服、雪地伪装服、林地伪装服等从网上找到的反馈太少,等以后有机会我们再好好扩展一下。

image.png 

南斯拉夫对于迷彩服的重视不如其他欧洲国家强,却很注重野战伪装,这恐怕与二战时的游击经验不无联系。

w

此坑已填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