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甲军品资料网

    首页 > 特种作战 > 部队与人物
  1. 内容

红星与双尾狮 • 捷克斯洛伐克国家安全军全貌

民主自由最成功的地方就是改写历史成功洗脑

接上一篇:https://www.junpin360.com/html/2020-11-03/8119.html

这是我们荣誉出品的消失的军队系列专题的第三季·捷克斯洛伐克篇,本期要讲述的,是和STASI一样被脸谱化的捷斯公共安全主体单位——国家安全军/SNB和国家安全局StB。



image001.jpg

宣传画,“青年们加入捍卫共和国的国家安全军”。

image003.jpg

1989年反政府示威期间的布拉格民警。

2019年3月,正在竞选欧洲议会代表席的捷克议员Zdeněk Ondráček迎来了他参政以来最大的挑战。

image005.jpg

Zdeněk Ondráček,摄于2017年。

他本人曾是前捷共党员,在东欧剧变后转入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多年来致力于争取劳工权益和呼吁政府加大治安力度的投入。尽管踏入1990年代后的捷克社会变得非常忌讳任何带共产主义色彩的团体,但Ondráček以实干、认真、敢于直面阻碍的处事方式赢得不少支持。

正是这时,他的政敌在网上公布一段录像——视频拍摄于1989年“天鹅绒革命”的游行示威期间,内容为现场一名刚执行完示威者遣散任务的年轻民警接受捷克斯洛伐克国家电视台的采访。

image007.jpg

反对党公布的视频截图。

image009.jpg

此人正是当年任捷克斯洛伐克公安部任二级警尉的Ondráček。

视频上网后,舆论哗然一片。反对者们装扮成社会主义时期的民警上街游行,煞有介事地叫嚣要把Ondráček赶出议会。无数恐吓信塞满了后者的住址邮箱,言辞激烈得有如威胁杀父仇人般。

自捷克转型为西式议会民主制国家起,跟前政权有联系的一切几乎都遭遇无差别的抹黑。其中以国家安全军及旗下的公安机构和情报部门为甚,被抨击为“奥威尔式的秘密警察”、“渗透进公民生活方方面面的极权爪牙”、甚至乎“以维持治安作幌子的窥淫癖”,仿佛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不存在执法者,唯有活脱脱一个现实版的反乌托邦社会。

image011.jpg

一名穿扮上民警防暴装的抗议者。

image013.jpg

同上,该人接受电台采访声明反对Ondráček

当过民警的人往往不敢谈论自己的过去,至少不能公开表露正面的态度,否则会引来麻烦或被攻击作“美化独裁政权”。也正是这种背景下,曾是民警且曾参与过震暴任务的Ondráček才会受到如此大的非议。

不管怎样,我们今天姑且就了解一下曾经的“国家安全军”吧——

 

“一支穿警服的军队”

image015.jpg

1945年,国家安全军成立。

image017.jpg

成立初期直接沿用旧警服,并套上这种带白色“SNB”字样的袖章作为区分。

1945年4月17日,在科希策召开的捷克斯洛伐克“国民阵线”会议上,捷共为首的左派代表呼吁废除曾与纳粹德国勾结甚密的旧警队,另组一支新的治安部队维持战后社会秩序。

隶属新内政部的“国家安全军(Sbor národní bezpečnosti,下称SNB)”因而成立,起初吸收了大批前“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保护国(德占时代的傀儡政权)”的警员。经内政部长瓦茨拉夫·诺塞克督导,任何混入SNB的通敌者(尤其是涉嫌曾协助海德里希迫害犹太人和地下抵抗运动的个体)一经发现即马上清除,再更换以前捷共游击队员或第1捷克斯洛伐克军团的老兵。

image019.jpg

SNB三十周年纪念画册中的1945年成立典礼。

image021.jpg

拉德纳地区剿匪任务中殉职的军人丧礼,1948年。

与新中国刚成立时的情形类似,捷克斯洛伐克战后最大的治安压力来自那些落草为寇的非法武装,其中以跟随德军西撤的乌克兰伪军为甚——这些战败的流寇不时在捷克西部和斯洛伐克南部拦路抢夺、奸淫妇女、洗劫村落,且拥有自动火力及反坦克武器。

严峻的治安环境迫使SNB必须接受跟陆军步兵同程度的作战训练,有效打击那些拒绝向新政府投降的匪帮。

到了治安恢复平稳的1950年,东西方两大阵营的对峙升级又导致西临联邦德国、南沿奥地利的捷克斯洛伐克进入准备战型社会,SNB的军事化程度便被认为有必要继续保留,并采用跟人民军一致的职衔制度。

image023.jpg

SNB的军衔图示。

image025.jpg

1950年代中到1960年代初的藏蓝色制服。

image026.jpg

1967年条例常服,与人民军通用,区分以红色肩章和帽墙。

跟人民军不同的是,SNB除1968年因华约入侵导致人手不足而临时采取征召制外,其成员一直优先选择志愿入伍者,个中75%为完成三年义务兵役的人民军转业老兵。另值得注意的是,SNB超过70%的人员出身普通工人或农民家庭,拥有城市中产阶层背景者仅勉强够到20%。

image027.jpg

国家安全军学院内接受评估的二级警士,1981423日。

任何完成义务教育的捷克斯洛伐克公民都有资格加入SNB,除刑侦和技术性职位另需法律或科学类别的高等教育学位。内政部会专门为表现优秀的模范个体提供深造教育以获取晋升途径,要是想效力情报单位还需要通过心理学和政治教育评估。

瓦茨拉夫·哈维尔声称捷克斯洛伐克没有警察,只有“穿警服的军队”。这句话的用意在此不作讨论,但笔者想指出1960年代后的SNB乃至民警制服其实与人民军通用,区别在于象征工农政权的红色帽墙及肩章。当然,捷克斯洛伐克的确不采用“警察”一词汇,代之以“公安民警”。维持民事治安的公安部(Veřejná bezpečnost ,下称VB)正是国家安全军的主体。


公安民警

image029.jpg

198511月“共和国广场站”地铁口外疏导人流的公共秩序民警,VB最常见的警种。

image031.jpg

向儿童展示测速仪运作原理的交通民警,198935日。

VB有交通民警、刑侦民警、设施安全民警和公共秩序民警四个主要分支。略过前两种不提,后两种一个负责政府单位、高等院校、重点纪念场所的保卫工作,另一个则负责日常的治安巡逻。必要之时,以上四种VB都要穿上防暴装、下场平定暴动。

除外,上至联邦,下至乡镇派出所,另设“民警辅助队(Pomocná stráž Veřejné bezpečnosti)”协助上述部门工作,但更多时候则是充当治安员的角色,即劝解及制止发生在公共场所的治安纠纷。

image033.jpg

“民警辅助队”初期并无相应制服,只有黄色“PS-VB”袖章标识。

image035.jpg

标志性的荨麻黄涂装VAZ-2103巡逻车。

image037.jpg

一个镇派出所遗址,门外同时悬挂民警和国家安全军的标识牌。

捷克斯洛伐克的国防策略要求战争情形下的VB除继续维持秩序外,还将担任类似二战时英国本土自卫队的角色,即空袭时指引掩体位置或疏散民众,防止渗透破坏和哄抢物资的行为,与人民民兵一起留意敌军动向,甚至乎拿起反坦克武器和肩扛式防空导弹埋伏敌军。

因007电影《黎明生机》的缘故,提起VB世人便想起那款白色车门、黄色车身的VAZ-2103苏联制巡逻车。事实上1970年代以前的民警巡逻车是藏蓝色涂装的,临近东欧剧变前又改为类似美国警车的黑白色涂装,007电影里的荨麻黄现实中实际只出现了一个相对较短的时期。

关于反映VB的影视作品,笔者更建议大家看看捷克斯洛伐克电视剧《泽门少校的30宗案件》,据说剧情完全根据真实故事改编,内容涵盖了二战结束到1970年代中期的捷克斯洛伐克民警工作。

image039.jpg

1968年后,VB的每一个警种都要接受最低程度的震暴训练。

image041.jpg

如今但凡是内容有涉及社会主义时期的捷克博物馆,里面肯定能见到这么一套防暴着装。

在社会主义时代,任何一名民警都有在街头要求民众出示身册的权限。所谓“身份册(občanský průkaz)”类似我国身份证,只不过除显示出生地、出生年月、个人照片外,也定期更新现住址和工作单位信息。

因当时的法律要求所有除患有生理残疾外的适龄人口参加工作,民警有义务对拒绝岗位的社会游荡者进行拘留和教育。身份册须随时带在身上,面对盘问时拿不出证件的人也会被拘留起来。这一点是持不同政见人群对当局和民警最大的不满之一,也时常被叛逃人员在西方媒体面前用作攻击捷共“限制人身自由”的例子。

到1989年反政府游行高发之际,戴防暴头盔、手持警棍、举起盾牌的VB更是西方各国媒体镜头最爱聚焦的形象——与之对比的则是见到摄像机时便纷纷跪地上哭喊的“和平示威者”,或情绪激动地在镜头前控诉自己遭受暴力殴打的社会青年。

image043.jpg

“天鹅绒革命时的两种典型画面:一种是“和平示威民众”向手持防爆盾的民警献花。

image045.jpg

另一种则是抓紧机会拍摄民警拘捕示威者。

长期以来,西方主流媒体喜爱把东方阵营内的反政府群体和当局比喻为“鸡蛋和高墙的对抗”,而天鹅绒革命这段时期简直是无法多得的素材库:当时的民警毕竟做什么举动都会被镜头跟踪,随便找个地方坐下、休息、吃饭甚至抽根烟也会被拍下来当作“暴政鹰犬的残暴嘴脸”,媒体几乎一片倒地完全向着示威者一方。各种关于民警如何“滥用权力”、“人身禁锢”、“伤害无辜”的传闻经过添油加醋后传开,一时间VB俨然成了全天下最黑暗和邪恶的机构。以至于布拉格的大学生们鼓动市民用当年对付苏军的方法对抗民警,给警员送上哪怕一杯水或一篇面包的慰问者也会遭到恶意对待。

image047.jpg

讲述1950年代到1970年代捷克斯洛伐克民警办案工作的电视剧《泽门少校的30起案件》,如今在捷克仍有一定的老粉丝群体。

想在如今的捷克客观讨论公安民警实在难上加难,但至少……不像我们接下来准备说的StB那么敏感。

 

国家安全局

image048.jpg

位于布拉格的StB总部原址。

image050.jpg

由于是便衣警察性质,StB成员往往不穿SNB制服而是别上这款胸章。

image052.jpg

曾在StB服役的Jaromir Ulc,2016年去世。

终于轮到本文的“戏玉”,所谓StB便是捷克斯洛伐克国家安全局(Státní bezpečnost )的简写。

StB是华沙条约国排名第三最著名的情报及反情报机构,其构成部门分别为:

  • 1署(1. správa FMV,如此类推 ),负责对汇总已知的敌方军事、政治、经济、技术等方面情形。

  • 2署,负责主动派人查探西方国家在采取或将要采取的行动,同时负责境内外的反间谍行动。

  • 3署,协助人民军进行军情搜集。

  • 4署,负责边界地段的侦察和情报搜集。

  • 5署,负责保卫捷共核心层成员和外国到访要人的安全。

  • 6署,负责保卫重点科研技术,防止科研成果遭外泄和想方设法获得一切有利于捷克斯洛伐克的先进科学技术。

  • 10署,负责监控持不同政见者、宗教代表人士、有反政府嫌疑的知识分子,等。暴动时期负责潜入暴动者内部,逮捕或暗杀其主谋。

  • 11署,负责保卫重点生产部门的安全,防止经济秩序遭破坏,保护和平时期的粮食、水利、发电、林业、及其它自然资源的开采和储存等。

  • 13署,专属StB的计算机和资讯汇总中心。

  • 14署,负责协助民警追缉极度危险人物、连环杀人犯,预防恐怖袭击等。


外加四个独立部门:

  • 对外新闻发言署。

  • 护照及签证管理署。

  • 数据档案署。

  • 人民军内部调查署。

 

虽说StB的知名度远不如克格勃或斯塔西“显赫”,效率和渗透度却惊人的厉害,有多次成功在北约国家的核心层成功安插线人的纪录。

image054.jpg

StB的骇人名声起于捉拿“铁托分子”导致人人自危的苏南决裂时期。

image055.jpg

每当有反政府示威发生,必然会有StB混入内部把重点目标揪出。

比如代号“安娜”的阿尔弗雷德·弗伦泽尔(Alfred Frenzel),1950年开始为StB窃取北约军方情报,1960年遭西德联邦情报局捕获时已成功当上联邦议员。

又比如1968年后进CIA一直干到退休的卡尔·科彻(Karl Koecher),美国政府要到1982年才惊觉该人原来是StB的间谍。

image057.jpg

卡尔·科彻在中情局潜伏了近20年,遭逮捕时一脸笑意。

至于在StB活跃高峰期的1970年代,北至爱尔兰共和军、南至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都或多或少通过“布拉格渠道”获得资金和武器援助。

最轰动世人的例子,为1978年意大利极端组织“红色旅”绑架并杀害前总理阿尔多·莫罗一案。调查证实,红色旅成员先前曾在布拉格的StB总部接受训练并获取武器及资金援助,事后西方国家纷纷指责该团体为恐怖组织,新闻媒体一律把StB描绘成培养恐怖分子的邪恶思想大本营。

那么,除了北约诸国的军事、政治、情报机构外,为何后来的捷克人也对StB深恶痛绝?

答案在于国家安全局第10署,该部门专职监控或逮捕反对当局的人士,像是拆看信件、监听电话、偷拍行踪甚至潜入住宅翻查物件一类的举动,这在捷克斯洛伐克的确是公开的秘密。

而每当有反政府示威发生的时候,第10署的便衣会混入示威者中,设法调查出主事者并制造事端从内部使其分化。单纯这一点就足以教持不同政见人群充满憎恨,民间因此时常传闻各种或真或假的StB传闻,说得好像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般,连你哪年哪月干过啥亏心事也一清二楚。

况且,StB的高层本身反对杜布切克的自由化改革,在“多瑙河行动”前不止不警告后者,反而协助苏军熟悉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军的防御部署,事后又继续配合克格勃清除反对莫斯科的代表人物。捷克斯洛伐克的“自由派”不仅怒斥StB为“卑鄙的秘密警察”,而且是“勾结苏联入侵者的民族败类”。

image059.jpg

用于查看信件的拆信装置。

image061.jpg

StB跟踪了大量存反政府嫌疑的人员并时刻进行偷拍。

至于天鹅绒革命后向公众揭露的StB内幕就更多了,比如严刑逼供、伪造证据陷害无辜、越境绑架持不同政见者、替捷共要人暗杀政敌,等。到1990年代陷入经济低速期的捷克忽然什么都缺,唯独不缺前政权黑料的书籍、纪录片、博物馆、展览会——哈维尔及他的继任者们亟需把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描绘成一个只为了带来恐怖和镇压的存在,既然都要走这一步了,那还有比StB更合适的靶子嘛?

然而奇怪的是,尽管捷共下台后有不少(含国家安全军管理部门的)关键人物遭清算, 可StB的准确成员信息及线人资料却依然是个谜,连该机构存在的最后两年进行着何种活动也没人说得清。当然,除去StB末路临头前赶忙销毁大批档案、前工作者们怯于公开身份等原因外,另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是捷克主流社会并不关心、也不愿客观地了解StB全貌。市面上繁花满目般的种种与此相关的“纪实文学”,说到底也只是聚焦在StB第10署身上,却无法告诉我们另外十三个捷克斯洛伐克国安部门的历史和具体运作。

image063.jpg

曾在1980年代负责监视特朗普(因后者当时娶了位捷克裔女子)的StB探员,Jaroslav Jansa,他给这位日后的美国总统的评价是:“强势”。

image065.jpg

捷克第二富豪安德烈·巴比什,他一直在尝试掩盖自己过去曾是StB线人的身份。

是的,捷克人对前时代的憎恨并非毫无理由,但完全否定和拒绝客观事实无助于他们对未来的判断。

历史原因导致今天的捷克本能上反感社会主义体制,以至于其国民面对中国时总是先入为主地站到反对的一方,去支持台独、支持藏独、支持疆独恐怖分子,盲目地去相信一切关于中国的负面消息,拒绝更进一步了解现实。不久前,笔者曾在视频网站读到过一则某捷克共和国用户的留言,他/她竟然真的相信整个西藏连一座医院都不存在。

同样,笔者想在此以CIA为例换个角度问问——我们都清楚美国中情局的名声,知道他们在世界各地策动过的暴乱、政变、战争,清楚他们打压过民选政府并扶持大搞白色恐怖的独裁政权,也都看过为数不少关于中情局在海外设置地牢以酷刑残害无辜性命的新闻。甚至乎,嘲笑中情局甚至敢刺杀总统的笑话(约翰·F·肯尼迪遇害背后的阴谋论)在美国人口中曾经非常流行——但即使这样,我们何时见过有人一开口就用捷克人评价StB般的偏执方式去说CIA?

又或者说,假如有天轮到CIA也面临StB的结局,那公开的档案内容无疑会尺度大得连HBO也不敢拍成电视剧。可就算到那个地步,单纯一味地给CIA标签化成反派,就了解历史本身和获得启示的角度而言,难道有任何益处?

 

写在最后

image067.jpg

当年几乎所有西方观察家都认为布拉格将上演特大型流血事件,结果却出乎意料。

西方主流媒体常说“天鹅绒革命”是“沉默的大多数”挺身而出换来的胜利,完全无视当年捷共为避免流血作出的主动让步。至于取代捷共执政的“公民论坛”承诺捷克公民可拥有集会和结社自由,并信誓旦旦地表示自此之后“不会再有棍棒和牢笼钳制任何人的声音”。

image069.jpg

刚过去不久的布拉格街头骚乱。

就在撰写本文不久前的2020年10月18日,布拉格发生了一场反对新冠疫情封锁措施的示威,并迅速升级为一场导致警民双方多人受伤的冲突。捷克内政部长Jan Hamacek宣称将“坚决追究肇事者的责任”,而且“绝不容许任何人逃脱司法制裁”——也正是Hamacek该人,曾公开声援香港的暴徒和谴责保持最大克制的港警。当然啦,这一新闻几乎没得到多少媒体关注,主流西媒对此跟之前报道香港时的反应简直对比鲜明。

自古以来波希米亚地区时常成为各方势力博弈的牺牲品,鲜少有维持独立免受第三方操纵的时期。如今的捷克国策和外交方针依然避免不了外界强势力量的牵涉,每当想刷存在感时又只能挑人权牌恶心中国……我也搞不明白,这对他们来说有任何实质收益?

好吧,或许还真的有:

image071.jpg

我们衷心祝愿“双尾狮之国”的自由公民们,能有辩证地认识世界、认识自身的那天。w

 

资料出处:

https://www.psp.cz/eknih/1990fs/tisky/t1236_07.htm

https://www.euractiv.com/section/politics/short_news/prague-protesters-clashed-with-riot-police/

https://page-one.springer.com/pdf/preview/10.1057/9781403905369_2

http://www.country-data.com/cgi-bin/query/r-3759.html

https://chrudimskenoviny.cz/kategorie/politika/komunisticka-mlaticka-ondracek-prijizdi-do-chrudime

https://www.teraz.sk/magazin/unikatne-fotografie-verejna-bezpecnost-v/224251-clanok.html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