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甲军品资料网

    首页 > 特种作战 > 部队与人物
  1. 内容

消失的军队系列:39年的麦穗与三色盾——匈牙利人民军

这是消失的军队系列第五季第一集:匈牙利人民军。终于到了毫无存在的东南欧难兄难弟其一了。

消失的军队系列是我们对于历史边角料的热爱而发掘的那些离我们并不遥远,且并没有经历战争却走向消亡的军队的故事。


image001.png

1957年后的匈牙利人民军军旗


1950年代:“苏联化”及“匈牙利事件”

当万字旗从柏林国会大厦的穹顶坠落时,把自己与纳粹战争机器绑在一起的法西斯匈牙利也终于尝到了自己种下的苦果。

一夜之间,曾经为法西斯领袖萨拉希·费伦茨效力过的军人们成为整个匈牙利社会最受鄙视的群体:他们既没能保留匈牙利从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掠夺的所有土地,也没能用保护境内死于同盟国轰炸的60万同胞。

苏联人更是将这些已被解除武装的“法西斯勾结者”们羞辱到极点——这不仅是因为匈牙利协同纳粹德国入侵苏联,更因为整个战争期间匈牙利军队的作战表现堪称菜逼,对红军来说完全不值一提。

image003.jpg

“人民军队”,一个本身对匈牙利人相当陌生的词汇。

image004.png

匈牙利人民共和国第一任国防部长法尔卡什,一名众所周知的斯大林崇拜者。

image006.jpg

在法尔卡什主导下,人民军的着装和军衔制度一律向着苏联特色更改。

1947年2月份,《巴黎和平条约》针对匈牙利的条款通过,各同盟国原成员国同意前者建立一支陆军规模65000人左右、空军规模5000人左右的民主化武装。而拥有匈牙利实际控制权的苏联军管委,则决定把匈牙利的去法西斯化直接引导向建设工农社会国家。

之前在1945年1月份,苏联与匈牙利临时政府两方代表早已在莫斯科签订和解协议。斯大林同意释放手头上的匈牙利战俘,并将他们与在苏联境内作战的匈牙利族反法西斯游击队组成一支规模为3个营的部队。

另一方面,受匈共指挥的“匈牙利人阵线”和匈牙利社会民主党旗下的反法西斯武装也在苏军解放全境的战斗中积极配合,来自这两者的有经验人员成为了新匈牙利军队的主力。

在苏军的督导下,曾效忠费伦茨的旧军官被逐一排除,再以科苏特军校毕业生中的工农家庭背景者进行取代(关键位置则交由少数莫斯科伏龙芝军事学院出身的精英)。

至此苏联完全掌握着匈牙利新军队的建设过程,力图将“民主化军队”向着“人民军队”的路线上带,开始大量向布达佩斯派遣顾问,就连当时的《简明匈牙利语词典》也很快收录了“人民军队(Magyar Néphadesreg,简称MN)”一词,解释作:

“人民军队,人民民主国家的武装力量,服务及保卫劳动人民、人民民主政体……由劳动人民组成,由工农出身的军官协调。”(出处:1961年第5版The Concise Dictionary of Hungarian Language)

1948年,匈牙利人民军正式成立,而匈牙利人民共和国建政则是一年后的事。

image008.png

随着匈牙利人民军成立,政委制度也被引入。

image010.jpg

协助地方进行劳动生产的部队,1953年。

匈牙利第一任国防部长米哈伊·法尔卡什大将,他本身就是一个众所周知的斯大林主义推崇者。

1948年到1953年间,法尔卡什力主MN从编制、衔职结构、军服设计、内务管理条例、甚至依仗操典上全面学习苏军,然而政治学习和政委制度却遭遇了一定程度的水土不服:除去二战中跟随“匈牙利人阵线”打击纳粹的老游击队员外,大部分匈牙利新兵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共产主义思想的热情不高,也不能理解东西方两大阵营的敌对和备战必要,不少人单纯持着当兵吃粮混日子的消极态度。

image011.jpg

拉科西时代装备MiG-15的匈牙利空军。

image013.jpg

佩戴苏式钢盔士兵在训练操作苏制高射机炮,1949年。

然而因过分强求“苏联化”而水土不服的又何止人民军?忽视国情、偏面使用斯大林模式在匈牙利架构社会主义制度的拉科西·马加什政府,因经济政策调控错误加上二战留下的对外战争赔款,长时间无法解决食物和日用品短缺的问题。纵使第一个五年计划成功实现工业量和人均收入的大幅度增长,也无助于抵消民间对执政当局的不满。

不止如此,拉科西政府拥有东欧社会主义阵营成立之初最严苛的国家安全部门,对教育、媒体和艺术创作领域的压制严重。再加上加入经济互助委员会的匈牙利无法得到“马歇尔计划”的经济援助,民间不乏认为国家走错路线的质疑。

1956年10月23日,布达佩斯发生学生抗议事件,一些学生试图进入国家电台广播主张时遭到逮捕,其后示威群众要求释放学生又跟国家保安局的人员发生冲突,甚至造成枪击事件。

image015.jpg

在斯大林雕像前阅兵的MN方队,1953年。该雕像将在3年后被抗议者推倒。

image017.png

匈牙利事件中被示威者割去国徽的三色旗。

image019.jpg

匈牙利第26步兵师宣布支持示威者后,同样把军旗上的国徽剪下,情形类似上图。

事件很快就恶化成流血冲突,混乱和暴力席卷整个布达佩斯,抗议者攻占国家保安局大楼、攻占监狱,释放了不少政治犯以及刑事犯,首都的街头到处都能找到被殴打和凌辱致死的劳动人民党党员及家属。

MN的军官不少宣布支持示威者一方,而成立新政府的纳吉·依姆雷则宣布解散原劳动人民党与国家保安局,并表示将退出华沙条约组织。

事件以苏联的武力镇压收场,最后匈牙利方有3000多人丧生,苏军722人死亡。

image021.jpg

宣布支持示威者的人民军在T-34-85坦克的炮塔上涂上前政权国徽。

image023.jpg

布达佩斯解放纪念碑上的苏联国徽也遭到拆除。

鉴于MN在1956匈牙利事件中的表现,苏联决定全面解除匈牙利空军,并收回1950年代起援助该国的所有重型地面装备(包括上百台T-34-85中型坦克及68台IS-2重型坦克),这导致匈牙利的军事现代化进展将明显滞后于华约整体。

人民军被严重削弱,空白的国防形势迫使1959年新组建社会主义工人党的第一书记卡达尔,请求苏军将南方集群中的二十万人抽调入匈牙利境内维持秩序。这一举动造成的争议将持续至今,但对当时人心涣散、摇摇欲坠的布达佩斯政府而言也是不得以而为之。

之后随着冷战双方对峙、以及苏南矛盾的升级,匈牙利渐渐变成受苏军重视的前进基地:苏军南方集群的第36航空集团军将驻扎于此,承担着战时对西德、奥地利、意大利以及中立国南斯拉夫的打击任务。

并且,布达佩斯西北五十公里外、靠近边境的埃斯泰尔戈姆,则是苏第19近卫坦克师的驻地所在,作用是抵御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两国可能会遭遇的入侵,或主动攻击阶段中配合主力部队夺取南欧。

 

1960年代,“停滞期”及“多瑙河行动”

image025.jpg

在空军被苏联解散后,匈牙利依然想办法保持飞行员的训练储备,如向捷克斯洛伐克订购教练机。

image027.png

卡达尔视察参加华约协同演习的炮兵。

当然,1956事件留给MN的不仅只有实力的消减。

所有在事件中公开支持示威者一方的军官被革职,余下的人员也要签署宣誓捍卫“苏匈友好关系”的声明——这里面又有20%的军官对此表示无法接受,因而被开除出军队甚至还牵连到家属的工作安排。

苏军亲手对匈牙利人民军进行改组,增加政治军官的比重和加大苏联对决策的影响力度。

为稳定民间的情绪,匈牙利新一代领导人卡达尔下令将MN的口号从“保卫社会主义”更改为“保卫匈牙利”,并将原国徽、国旗、军旗上象征原劳动人民党的红星铁锤改成红、白、绿三色盾纹章。

image029.jpg

由于装甲部队的缺乏,整个1960年代匈牙利的陆军几乎只能靠摩托化步兵支撑。

image030.jpg

“多瑙河行动”的各国出兵动向,1968年。

华沙条约组织依旧保证对匈牙利的惠及待遇不变,但从1957年起接连五年不再邀请MN参与联合军演。苏联为保证加强对匈牙利人民军的影响,开设了大大小小的各级联络属,并给了南方集群指挥部可直接越过匈牙利国防部全面接管MN的权限。

匈牙利人民军有整整长达10年的时间几乎得不到任何重武器援助,这个停滞期对实力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MN变成华约诸国武装中的最弱一环,而其它盟国于此同时都在加大现代化建设的力度。

若不是卡达尔多次出面向苏联争取到少数IL-14、MiG-19PM(1959年获得)、MiG-21-F13(1961年获得),整个1960年代的匈牙利领空将无一架属于自己的战机。

image032.jpg

1960年代处于实力最虚弱之际的MN,兵员平均素质也比其他华约国家差别明显。

结束这个停滞期的转机将在1968年到来——亚历山大·杜布切克主政捷克斯洛伐克,并开始了“带有人性面孔的社会主义”的一系列改革,其中包括引入市场经济机制、放宽言论和艺术的管控、强化与西方国家的经济合作、重组(与苏联克格勃合作紧密的)国家安全军。

以上改革措施引起勃列日涅夫的不满,特别是当同年3月份在东德举行的德累斯顿会议上,除匈牙利外的其它华约成员国纷纷对杜布切克的政策作出批评,即使捷方代表团强调改革旨在巩固社会主义体制及获得国民的多数支持也于事无补。

6月份,华沙条约组织在捷克斯洛伐克实行联合军演,然而演习结束后却未立即撤退。两个月后,华约诸国通过代号为“多瑙河行动”的军事行动,占领捷克斯洛伐克全境。除阿尔巴尼亚宣布退出华约、罗马尼亚拒绝侵犯盟国主权、民主德国因担心造成舆情危机而只在边境集结部队外,苏联、波兰、保加利亚均出兵入侵了捷克斯洛伐克。

image034.jpg

出兵捷克斯洛伐克的第8摩托化步兵师,装甲运兵车上喷涂了华约防空识别条。

image036.jpg

撤离捷克斯洛伐克后回国接受检阅的第8师

此前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内部对于是否派兵也是忧心忡忡,这场行动不仅公然违反《联合国宪章》,而且在扼杀捷克斯洛伐克改革的同时也在葬送匈牙利本身也在进行着的改革尝试。然后在7月27日凌晨3时,匈牙利政府最终决定绕开讨论,下令人民军动员所有预备役,让第8摩托化步兵师开往捷匈边境。

8月20日,匈牙利人民军进入捷克斯洛伐克,除1人死亡外并无遭遇其它抵抗。10月23日,MN宣布撤军,是所有参与行动的华约国里最早撤离的一个。

“多瑙河行动”是MN唯一一次实战行动,所发挥的作用也相当有限,但却换回了重新与华约整体武装水平接轨的机会:苏联开始放宽对匈牙利的武器限制,人民军的现代化长期建设步骤被重新放回桌面。而匈牙利国防部也暗中谈论着万一轮到本国遭遇与“多瑙河行动”同等情形的入侵时,该如何实行有效抵抗?

 

1970年代:“正常化时期”

1970年代是匈牙利人民共和国最为繁荣的时期,卡达尔治下的中央委员会给计划经济松绑,关闭一切长期无法盈利的国有工厂、效仿南斯拉夫引入部分市场经济元素,逐步实行小范围的经济改革,其后更是开启与西欧国家的贸易来往。

image038.jpg

人民军仪仗队,1970年代。

这段时期的匈牙利人均生活水平开始提高,拥有洗衣机、电视机、电冰箱、汽车的家庭也渐渐变多(但医疗卫生的建设程度在华约国家里依然排名靠后),经济上的长进和“多瑙河行动”后重新换来的武器运输,代表着匈牙利人民军的正常化或现代化时机终于到来。

首先是空军,匈牙利陆续从苏联获得新式的An-26、MiG-19、MiG-21MF、MIG-21bis,作战飞机总数一下子达到140架,到了1979年又得到12架单座MiG-23MF和3架MiG-21UB,给本来近似白纸的空战力量输足新鲜血液(但一样,仍是华约集团内规模最小的空军)。

其后是陆军,1970年到1974年这段时间匈牙利鼓足气加强地面部队特别是反坦克单位的训练及装备更替。到1975年后时,该国终于拥有满编的摩托化步兵师5个、战术火箭旅1个、炮兵团4个、空中运输营1个、坦克师1个、重新引入坦克1500台(T-34、T-54及PT-76为主)。

image040.jpg

1970年到1974年间,匈牙利重组陆军装甲部队。

image042.jpg

并增设战术火箭储备。

虽说从地理位置上看,不跟西德接壤的匈牙利安全压力相对东德和捷克斯洛伐克较轻,但考虑到一旦三战爆发即给全体人类签署死亡证明的潜在可能遂依然实行全民义务兵役制:陆军、内政部下辖的边防军等常规单位要求适龄男性要服48个月的兵役,而空军、多瑙河巡逻分艇队则采取志愿兵役制度。

女性并不是义务兵役制度的执行对象,而且只限于后勤单位(因此,MN拥有华约各国武装中比例最低的女性服役人员)。

image044.jpg

有了“多瑙河行动”的阴影,匈牙利在1970年代上半段加强了各部队的反坦克训练。

image046.jpg

带三色星军徽的BMP-1步兵战车。

横向对比其它华约成员国的武装,匈牙利人民军的实力绝对算不上瞩目。直到冷战结束那天,匈牙利依旧空军在华约阵营里规模最小、作战步兵的训练最轻松、重型载具也同样少于其它成员国(比如1988年时MN拥有的T-54/55中型坦克为1000余架,其中1/4苦于各项人为因素而无法满足战斗标准)。

但这段时期匈牙利的轻兵器制造水平和储量也显著提高,能出口支援越战中的北越,也能向跟以色列鏖战的阿拉伯联军输出装备。

西方的观察员认为,三战情形下的匈牙利人民军专职为盟友提供工程、后勤和战区防空支援,比方说万一华约有必要向中立国南斯拉夫“取道”进攻西欧,那么匈牙利唯一强项即工程部队便能发挥关键作用。

 

东欧剧变中的“最和平一环”

故事到这个环节,屏幕前的读者们可能会又以为得看跟先前NVA、CSLA、LWP类似的悲惨结局了。

image047.jpg

MN的伞兵部队。

image049.jpg

联合军演时站在T-64坦克方队前的MN军人。

image050.jpg

1989年时匈牙利境内的苏联驻军分布图。

然而……长期在各种层面上作为华约最弱一环的匈牙利人民军,却是唯一得到“善终”的。

与东德、捷克斯洛伐克不同,匈牙利面对北约所表现的敌意远远要低,甚至当里根扬言要在西德部署中段导弹时,匈牙利人民军也是唯一一支不以备战状态作抗议表示的华约武装,时任苏联领导人安德罗波夫怒斥布达佩斯方面忽视防御、对国防投入不足。

1980年到1981年波兰实施戒严期间,匈牙利人民军高层决定若得不到社会主义工人党党中央的命令、便决不出兵干涉波兰的局势,即使是苏联方面发出指示也不行。与此同时,MN在华沙条约组织内踊跃推动各成员国的平等互惠性,公开声明任何一国都不应被苏联当成马前卒。

后来苏匈双方甚至还商议了从后者境内撤军的可能(以获得类似芬兰与苏联之间那种更具独立自主性的外交关系),只不过无论布达佩斯还是莫斯科都不想因此改变了东西方两大阵营间的对峙平衡。

1988年,匈牙利开始实施政治改革、取消出国限制和分步骤拆除边境隔离设施,但此时的布达佩斯也意识到自身无力阻止因通货膨胀和薪酬下降所造成的新一波反政府思潮。而境外也没有了威胁——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公开表示将不会再动用军事手段维持任何一个盟国的社会主义体制。

image052.jpg

苏军撤离匈牙利,一名当地女生向T-64主战坦克内的驾驶员献上鸽子。

1989年,改革派决定允许结社、集会、党派建立自由化,放弃社会主义工人党的领导性,放弃民主集中制,并全面开放奥地利与匈牙利的边境。

东欧剧变也在匈牙利发生了,社会主义工人党几乎是不作出任何挣扎即放弃政权,这个过程也顺便加剧了邻国,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危机——无数东德居民纷纷取道匈牙利奔向西欧。

同年10月最后一届党大会上,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宣布“放弃马克思列宁主义指导思想”,改为“民主社会主义”,并将党名改为“匈牙利社会党”。18日,匈牙利修改宪法确立多党议会民主制。23日,匈牙利人民共和国宣布不复存在。

image054.jpg

匈牙利拆除边境隔离设施,1989年。

而匈牙利人民军一直以观望的态度静待到次年3月改组为“匈牙利国防军”,如今的匈军在北约内时常充当提供象征性支援的角色,为科索沃战争时空袭南联盟的美军供应过机场和燃油、参加过伊拉克战区的物资运输、也在阿富汗打过规模非常小的治安任务。

对于MN过往存在的历史,曾经的服役者们很多都认为那是一段十分枯燥和劳苦的经历。除去开头几个月简短的作战训练外,后面的日子几乎都耗在协助修铁路和采收农作物等体力劳动上,很少有人觉得自己获得了一个值得骄傲的身份。

image055.jpg

某著名网络表情包在匈牙利人民军服役时的靓照,猜猜是谁?

w

此坑未填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