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甲军品资料网

    首页 > 背景资料 > 新闻资料
  1. 内容

“这件背心可以救你的命!”:二战至今的美国陆军防弹衣

“速度就是安全”这句格言适用于车辆、飞机,同样也适用在单兵装备上。然而为了安全增加护甲,必然会降低机动性。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陆军一直致力于开发平衡这两个互相冲突因素,且能够为一线基层所接受的护甲。

美国陆军特种作战历史办公室(U.S. ARMY SPECIAL OPERATIONS HISTORY OFFICE)官方杂志,《真理杂志》2020年,第16册,第一期

“This Vest May Save Your Life!”: U.S. Army Body Armor from World War II to Present (arsof-history.org)

作者:克里斯托弗·霍华德,翻译:Tiberius


image.png

对生还的渴望,是士兵在战场上穿戴护甲最强大的驱动力。在激烈的战斗结束后,士兵们多次报告他们其实很少注意到护甲的重量和体积。在这种高度紧张的阶段,寻求保护的渴望似乎盖过了护甲所带来的额外负担和生理不适。1


摘要

“速度就是安全”这句格言适用于车辆、飞机,同样也适用在单兵装备上。然而为了安全增加护甲,必然会降低机动性。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陆军一直致力于开发平衡这两个互相冲突的因素,且能够为一线基层所接受的护甲。


这一观察是1952年由美国陆军护甲测试小组,在朝鲜前线部队对陆军T-52-1护甲背心进行实地测试时做出的结论。研究小组发现,这款新背心挡住了75.7%的破片和24.4%的轻武器弹头。2 考虑到1950年朝鲜战争开始时防弹衣的发展状况,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

此后,美国陆军不断研发防弹衣,以提高士兵的生存能力。本文总结了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到现在美国陆军护甲体系的发展和进步。本文还包括对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USSOCOM)护甲计划的简要描述,特别是通过其特种作战部队(SOF)个人装备先进要求(SPEAR)项目。(即从反恐战争至今依然在延续的SPEAR特战装备项目,译注)

第二次世界大战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总医官马尔科姆·C·格柔上校的指导下,美国陆军第八航空队率先开发了现代护甲。3 

1943 年,“强力老八”轰炸机飞行员和机组人员开始接收英国制造的护甲背心。4 这件背心采用两英寸的方形锰钢片作为防护内衬,缝制在帆布背心中。这件背心能够阻止防空炮弹——通常称为“高射炮”的炮弹——炸开所形成的破片。5 测试完成后,背心的设计完成了标准化。

这件美国陆军航空背心(当时美军空军尚未成立,依然是陆军航空队,译注)制造转移到美国国内。6 正式名称为M1”飞行背心“(Flyer's Vest),这些背心通常被称为“破片背心”和“破片服”。7

image.png

“差一点就没打着”,这是这位B-17飞行堡垒腰部炮手的话,图中可以看到他拿着被击中破损的M1飞行背心(左)和降落伞垫(右)。

对于轰炸机飞行员和坐着的机组人员来说,M1背心那17磅6盎司(约合7.5千克,译注)的重量不是一个重大问题。其中一些人选择坐在背心上,因为最大的威胁来自飞机下方。而在机身两侧操作点50机枪的腰部炮手则无法坐下。8 

随着时间的推移,根据不同机组成员所面对的主要威胁,陆军开始向他们提供专门特化的护甲。比如M3“飞行围裙”,适用于狭小空间内的机组人员,例如球形炮塔炮手;M4“飞行围裙”,用于腰部炮手;还有M5护裆,用于坐资人员(如飞行员、副驾驶、投弹手和导航员)。9 

到战争结束时,已经生产了超过300000套M1“飞行背心”,以及近100000件M2“飞行背心”。后者提供给坐在装甲驾驶舱内的飞行员和副驾驶。10

image.png

上图中为M1飞行背心(Flyer's Vest)与M3飞行围裙(Flyer's Apron)组合。二者均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开发的,用于保护美国陆军航空队轰炸机机组人员免受防空炮弹破片的伤害。这套护甲的背心和围裙加起来重约22磅(译注:约合10千克)。

1944年第八航空队对战斗伤亡人数的研究报告称,防弹衣减少了胸部伤口(36%降至8%)和腹部伤口(39%降至7%)的死亡人数。11 这些数据,再加上轰炸机机组人员的第一手证词,验证了防弹衣的有效性。

尽管如此,陆军早年依然拒绝为地面部队提供装甲,因为它的重量过重且设计很局限。 12 

战争后期,陆军军械部队(Army Ordnance Corp)开发了12磅(约合5.4千克,译注)重的M-12背心,由铝板和尼龙织物组成。结果还没有进行实地测试,太平洋战争就结束了。13

1947年,陆军军械部队将防弹衣的开发工作移交给军需后勤部队(Quartermaster Corps)。根据美国士兵面临的威胁,这款护甲主要用于为排雷的工程部队提供防护。14 

1949年陆军的一项研究认定,鉴于当时护甲的重量,现役地面部队配发护甲是不切实际的。15 因此,当1950年6月朝鲜爆发战争时,二战时期的M-12背心作为“权宜之计”紧急投入使用,直到有更好的设计可以配发。16

image.png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开发的M12“护甲背心”,采用了缝制在尼龙中的铝板,重12磅3盎司(约合5.5千克,译注)。图中的背心包括可选的T-65“围裙”。M-12在朝鲜战争中使用,直到被新护甲替换。

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

朝鲜战争期间出现了两种成功的防弹衣设计。

第一种是M-1951背心,是陆军和海军陆战队联合实验的结果。它结合了尼龙和多伦(Doron),多伦是一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开发的层压玻璃纤维材料。17 这件“海军陆战队背心”重不到八磅(约合3.6千克),同时配发给陆军和海军陆战队。18 

第二种设计是陆军的M-1952A破片护甲,一种8.5磅(约合3.9千克)重的背心,由十二层柔性层压尼龙组成。19这款护甲在实地试验中证明是有效的,但直到1952年底才开始送抵前线部队,而且数量相对较少。20

在越南战争期间,M-1952仍然广泛配发。同时配发的还有M-1955,取代了M-1951的“海军陆战队背心”。

image.png

M-1952的装甲背心是一种全尼龙背心,重8.5磅。M-1952A背心于1952年底开始进入驻韩美军,并在越南战争期间服役。

M-1952 被M-69 “3/4领子破片防护背心”护甲取代。M-69背心重8.4磅(约合千克,译注),与M-1952非常相似,由十二层弹道尼龙内衬组成,密封在防水外壳中。21 它的主要改进是防护领子,但是因为佩戴M1头盔时领子会和头盔打架所以基层普遍反映不喜欢这个设计。22 

尽管有护甲可用,但士兵们在巡逻时很少穿,因为这些护甲又大又沉,在热带越南的气候中穿着又闷又潮无法忍受。23 相反,驻守固定防御阵地的部队和非装甲车辆车队的部队都配发使用了。24

美军地面部队在越南期间缺乏护甲,不过陆军飞行员的命要好得多。

在朝鲜战争期间,直升机飞行员和机组人员没有获得护甲,是因为早期直升机动力不足不得不把有效载荷全部用在任务上。在越南战争期间这种情况得到了纠正,因为地面火力增加了。

起初,他们配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朝鲜战争时期的防弹衣,但在1963年,陆军开始配发专门为飞行员设计的防弹衣。然而,由于其 18.5 磅(约合8.4千克,译注)的重量、限制动作以及闷热潮湿的越南气候,飞行员们普遍不喜欢。25

1964年,陆军在其飞行员装甲中引入了陶瓷插板,以防护.30口径穿甲弹的伤害。 26 1966年推出了改进版本,提供了更高的防护能力和舒适性,但重量高达28.5磅(约合12.9千克,译注)。27 然而,这些板在撞击时有碎裂的可能,后续中弹可能会危及飞行员和机组人员。

一个土办法是将配发的M-1952A或M-69背心穿在他们的插板护甲外,以防护破片。28 直升机门炮手和机组组长穿着类似组合,但会增加一个额外的背板,又多了八磅(约合3.6千克,译注)。29 

在1970年代初期,陆军对一件新背心进行了测试,根据1972年8月陆军的一份测试报告,该背心“比迄今为止的任何系统都体积更小,出现的穿着和生产问题更少。“30陆军的结论是,新背心“比在轻武器防护陶瓷插板外套标防破片背心的组合效果还要令人满意。“31

image.png

广为人知的M-69,在越南战争期间投入使用。M-69与它所取代的M-1952非常相似,但有一个防护领子,提供颈部保护,但有时会干扰M1钢盔的佩戴。

image.png

图中炮兵所穿的地面部队人员护甲系统(PASGT)背心在格林纳达的“紧急愤怒”行动期间首次广泛使用。这是第一种使用凯夫拉的陆军护甲,也是最后一种被广泛称为“破片衣”的防弹衣。

越南后至9/11

在整个越南战争期间,地面部队的护甲是朝鲜战争的古董。陆军主要依靠层压尼龙进行防弹,认为层压尼龙阻止破片的能力优于钢板。32 

尽管越战中轻武器伤害增加了,但直到1969年,结合“软质”破片防护和“硬质”轻武器防护的“复合型”护甲才开始配发给地面部队,而且数量还很有限。33 越战后,陆军开始重新设计护甲,并且用上了一种非常有前途的新型轻质材料:凯夫拉。

1983年,陆军推出了地面部队人员护甲系统(PASGT),这是一种带有迷彩图案的凯夫拉“软质”护甲背心。PASGT背心重9磅(约合4千克,译注)略高于M-69,但提供了更好的破片防护,也更灵活更合身。

美军士兵在1983年的格林纳达(紧急愤怒行动),1989-90年的巴拿马(正义事业行动)和1990-91年的中东(沙漠盾牌/沙漠风暴)穿着PASGT背心。

image.png

护甲,破片防护背心,地面部队,更熟悉的名字是PASGT,因为采用凯夫拉内衬片而比在朝鲜和越南时期使用弹道尼龙的背心(M-1952和M-69)提供更好的防护,重量也没有显着增加。

image.png

游骑兵护甲是第一款将“硬质”防弹陶瓷板与“软质”凯夫拉破片防护内衬相结合的陆军背心。它影响了后来的设计,包括“拦截者护甲(IBA)”,并标志着只能防护破片的“破片服”时代的结束。

为了满足陆军游骑兵的独特战斗要求,美国陆军“那提克士兵研究、开发和工程中心”(即那提克中心,今天的NSSC,译注)在90年代初开发了PS-930游骑兵护甲(RBA)。34 RBA具有与PASGT相同的凯夫拉内衬,外加一块八磅重的氧化铝陶瓷板,以保护躯干正面免受7.62毫米普通弹(7.62x51NATO,译注)的伤害。

在1993年10月的摩加迪沙战役中,这款护甲挽救了生命并减轻了枪伤。35 后来RBA设计增加了背板,使其重量达到 25.1 磅(约合11.4千克,译注)。“硬质”防弹插板的价值在索马里得到了验证。

1996年,陆军配发了“临时轻武器防护外罩(ISAPO)”,这是一种带有前后两块碳化硼陶瓷板的“插板携行具”,可以阻止7.62毫米子弹。它的用法是穿在PASGT破片服外,随着插板尺码的变化,增加了 12 到 16 磅(约合5.4-7.3千克,译注)重量,全套总重量为 21 到 25 磅(约合9.5-11.3千克,译注)。

“临时”意味着只有不到4000名ISAPO真正配发。36 然而,RBA和ISAPO的实战使用,标志着从用于破片防护的“破片服”到同时防护破片和轻武器的真正“防弹衣”护甲。代价当然是在翻越障碍物和跑步时,人会变得更笨重。

image.png

临时轻武器防护外罩(ISAPO)包括前后陶瓷板,重16磅(约合7.3千克,译注)。当穿在PASGT背心上时,整个系统重达25磅(约合11.3千克,译注)。

1999年6月推出的“拦截者护甲(IBA)”巩固了这一转变。“外穿战术背心(OTV)”(IBA是商品名,美国陆军官方采购后给的官方命名是OTV,这二者其实是同一个东西,译注)改进了凯夫拉内衬,能够防住破片和9mm手枪弹。两块碳化硼陶瓷“轻武器防护插板(SAPI)”使佩戴者能够承受7.62毫米子弹击中的多次打击。

不插板的OTV重8.4(约合3.8千克,译注)磅,比PASGT轻。加入两个SAPI插板将重量提高到16.4磅(约合7.4千克,译注),仍然比带有ISAPO的PASGT轻约9磅(约合4千克,译注)。37 

新型OTV的另一个好处是它与MOLLE系统兼容,允许将手枪套,弹药袋和急救包等配件挂载到护甲外部。在2001年9月11日恐怖分子袭击美国时,IBA仅有少量配发。

image.png

“拦截者护甲(IBA)”最初由用于破片防护的OTV(如图所示)和前后两块“轻武器防护插板(SAPI)”组成。还提供了可拆卸的颈部护领、喉部和腹股沟(护裆)防护组件,增加了重量并降低了舒适度。三角肌和腋窝防护组件(DAP)和增强型侧面防弹插板(ESBI)是后来添加的,以应对新出现的威胁,结果使总重量超过三十磅(约合13.6千克,译注)。


美国陆军作战能力发展司令部士兵中心

image.png

美国陆军那提克士兵系统中心印章

image.png

美国陆军作战能力发展司令部士兵中心标志

自1954年以来,美国陆军一直在马萨诸塞州那提克的美国陆军纳蒂克士兵系统中心(NSSC)进行防弹衣研究和开发。

多年来那提克中心换过不少名字,现在的名字叫做“作战能力发展司令部(CCDC)士兵中心”,继续士兵系统的优化和现代化,以提高美军士兵的战备状态和杀伤力。作为新成立的陆军未来司令部的一部分,CCDC士兵中心及其“士兵防护和生存能力局”不断努力“减轻士兵的负担,使我们的战士受到更安全,更优秀和更致命。“66

image.png

2003 年 4 月,这张信息战(IO) “老虎小组”在伊拉克摩苏尔行动的照片中展示了伊拉克自由行动初期美军使用的各种防弹衣背心。前排两端的士兵穿着游骑兵护甲(RBA),而其他三名士兵则穿着拦截者护甲(IBA)。在后面,最右边的士兵穿着PASGT背心,中间的上尉穿着“护甲携行具系统(BALCS)”。(图片来源:美国陆军)

9/11后(反恐战争)

持久自由行动(OEF)和伊拉克自由行动(OIF)初期,美军士兵大量混用新的IBA和传统的RBA和PASGT背心。

地面部队深度卷入伊拉克自由行动后,问题出现了:由于SAPI成本过高(712美元/套),每配发三套OTV只搭配一套SAPI插板。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司令部(USASFC)是例外,获得了陆军全力支持,所有人收到的OTV和SAPI都是一比一组合的。并非所有陆军部队都这么幸运。38 

2003年10月,美国中央司令部(USCENTCOM)指示向其战区的所有士兵和国防部的平民雇员发放“一套防弹衣”(即带有SAPI的OTV)。39 到2006年,陆军已经部署了953079套OTV和896069套(对)SAPI板。40

对OIF和OEF期间战伤的研究,促使IBA不断改进。

2004年增加了重达三磅的三角肌和腋窝防护组件(DAP),将碎片保护扩展到上臂和肩膀。41 2006年,又增加了两块“增强型侧面防弹插板(ESBI)”,加装在两侧以将“硬质”防护扩展到脆弱的腹部区域,这又增加了五磅。42 还配发了能够阻止.30口径穿甲弹(.30-06 M2 AP,译注)的“增强型轻武器防弹插板(ESAPI)”(5.5磅),取代早期的SAPI(4磅)。43 

完整的IBA重33磅(约合15kg),还不算附在背心上的其他装备的重量,如弹药,手枪,电台,急救包和水壶或水袋包。44

为了解决重量和舒适度问题,美国陆军士兵项目执行办公室(PEO Solider)于2007年推出了“改进外穿战术背心(IOTV)”。IOTV 提供与 IBA 类似的保护级别,并使用许多相同的“追加”组件(DAP、ESBI 和腹股沟防护组件)。

与IBA相比,它的主要优点是快拆机制,允许穿着者在紧急情况下快速脱下背心,例如车辆翻车,火灾或沉水事故,以方便快速干预伤口。尽管宣传上称为轻型,一套完整的IOTV重约32磅。45

出于选民的担忧,特别是来自士兵父母的担忧,国会质疑国防部在开发轻量化护甲方面是否进度太慢。46 

在2011年的一次听证会上,陆军准将彼得·N·富勒(Peter N. Fuller)向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的一个下属委员会承认,防弹衣在重量方面“碰到了技术障碍”。47 他还承认有必要在弹道防护等级和防护面积上做出妥协,以便“减轻士兵的护甲重量。“48

image.png

上图是改进型外战术背心(IOTV),组合三角肌和腋窝防护组件(DAP),于2007年首次推出。防护级别与它所取代的IBA类似,但得益于快拆系统,IOTV在紧急情况下更容易脱下。

IOTV重量

image.png

带芳纶内衬的背心:12.5 磅

前/后插板:每个 5.5 磅

侧插板:每个 2.5 磅

护臂护肩:每个 1.25 磅

后腰保护组件:0.5 磅

护裆:0.5 磅



护甲总重量:

image.png

富勒准将的结论,由陆军委托兰德公司所作的题为“护甲减重”(2012)的研究报告支持。好消息是目前的护甲管用:“目前配发的防弹衣旨在阻止轻武器威胁,并且没有任何已知的护甲穿透或导致死亡。“49 坏消息是,超重问题没有“神奇”的解决方案。50

image.png

为了解决这些对护甲重量的担忧,PEO Soldier 于 2010 年推出了“士兵插板协行系统 (SPCS)”,这是一种重量更轻的 IOTV 替代方案,带有前、后和两侧一共四块防弹插板。

SPCS重量为22磅,比全套的IOTV轻10磅,但缺乏“软质”破片防护。51 它主要发给部署到阿富汗的部队,那里的高海拔和困难的地形使机动性成为一个大问题。52 与此同时,普通陆军继续使用IOTV。

IOTV和SPCS仍在服役,而同时陆军正在测试最新设计:模块化可扩展背心(MSV)。

作为陆军庞杂的单兵防护系统(SPS)的一部分,MSV重25磅,穿戴者有更大的活动范围,更好的散热设计,并且比IOTV整体剪裁更舒适。53 

该系统包括防弹战斗上衣(即ACS2.0,带软质防弹内衬的战斗服上衣,译注)、防爆骨盆防护(防破片“短裤”,译注)、集成头部防护系统(即新头盔IHPS,译注)和过渡战斗护目镜。该系统的一些组件已经投入使用,整个系统计划在2019财年进行实地测试。54 

最终的SPS这套配置将在多大程度上减少士兵的负荷还有待观察。

特种作战防弹衣

美国陆军特种作战司令部(USASOC)通过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USSOCOM)资助的“特种作战部队个人装备高级要求(SPEAR)”项目,来为陆军特种作战部队(ARSOF)士兵寻求护甲解决方案。55 

自1996年以来,SPEAR项目宗旨之一就是开发模块化的护甲和携行具。56 SPEAR项目首先促成了1999年的“护甲和携行具系统(BALCS)”。

在USASOC内部,BALCS主要发给游骑兵和特种部队士兵。58 战术心理行动(PSYOP),民政(CA)和ARSOF支援士兵配发乐SPEAR护甲;公发的护甲(IBA,IOTV和SPCS)是临时替代方案。59 

SPEAR项目还通过其“机组人员”计划帮助了ARSOF飞行员。后续的SPEAR设计包括“快拆护甲背心(RBAV)”和“模块化护甲背心”(MBAV)。

image.png

护甲携行具系统(BALCS)背心是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早期的护甲设计,在持久自由行动和伊拉克自由行动的早期,陆军特种部队士兵就穿它。

通过SPEAR项目,USSOCOM影响了陆军防弹衣的发展,SPCS和MSV就是结果。60 SPEAR项目也影响了陆军ESAPI插板的发展。61 

随着2014年最新一代SPEAR护甲“自适应背心系统(AVS)”(也就是CP公司的同名商品,译注)的投入使用,这一趋势仍在继续。62 作为战术护甲家族(FTBA)的一部分,AVS在概念和设计上与MSV相似,但使用更轻的防弹插板和“模块化补充护甲(MSAP)”(6x6规格的侧面防弹插板,与ESBI规格不同,译注),而不是陆军公发的ESAPI和ESBI插板。63

总结

自朝鲜战争以来,美国陆军就开始配发防弹衣以提高士兵的生存能力。自从第一批M-12背心进入朝鲜战场以来,护甲所提供的防护水平已经有了大幅提升,但由此而来的重量增加对士兵的机动性和战斗效能造成了负面影响。64 

在1990年代中期RBA和ISAPO出现之前,单兵护甲的重量很少超过十磅。从那以后,它的重量很少低于25磅,因为追求防护增加的重量抵消了减轻士兵负担所做出的努力。

image.png

M-1952A背心的内部标签上写着一个明确的信息:“这件背心可以挽救你的生命!

由于在轻量化材料方面没有突破,“可扩展”和“模块化”已成为过去十年的首选概念。通过SPEAR计划,USSOCOM引领了模块化护甲的道路。

陆军有样学样,推出了多层穿戴的士兵防护系统,其中核心就是MSV。“降级”护甲的防护等级要求用户接受风险,但在可预见的未来,模块化设计可能能够抵消超重的问题。

富勒准将在2011年说得很好:“减少防护面积确实会增加士兵受伤的风险,但是,这种设计提供了更高的机动性,在某些地形或战场环境下这可能带来更大的生存能力。“65他承认,在现代战场上,有些情况下,移动速度仍然是最好的安全保障。

作者要感谢所有帮助促成此文,包括北卡罗来纳州布拉格堡的第 82 空降师博物馆;国家步兵博物馆,佐治亚州本宁堡;美国陆军作战能力发展司令部 - 士兵中心,马萨诸塞州内蒂克;美国太平洋陆军观察员八国集团;以及美国陆军特种作战委员会历史办公室历史支持中心。


注释

1. 美国陆军医疗部,“伤口弹道学”(华盛顿特区:陆军部外科医生办公室,1962 年),第 742-743 页,以下简称医学部,“伤口弹道学”,页码。

2. 医学部,“伤口弹道学”,741。护甲的“总效能”(即命中百分比,破片和轻武器弹头)为67.9%。

3. 医学部,“伤口弹道学”,十六。马尔科姆·C·格鲁(Malcolm C. Grow)后来成为美国空军的第一位外科医生,于1949年以少将身份退休。

4. 富兰克林·罗斯福,《向国会提交的关于租借业务的第十七次报告:英联邦的反向租借援助》(华盛顿特区:政府印刷局,1944年),第17页。美国政府认为,最初足以容纳“600名美国第八航空队轰炸机机组人员”的防弹衣是“反向租借”,指的是其他盟国根据1941年《租借法》向美国提供的物资援助。一旦设计经过测试和标准化,Flyer's Vests的生产就转移到了美国。

5. 该装甲主要用于“重型轰炸机”的机组人员,该术语指的是四引擎B-17飞行堡垒和B-24解放者轰炸机,它们在敌方领土上执行“深度渗透”轰炸任务,因此遇到了最多的敌人防空火力。

6. Simon Dunstan, Flak Jackets: 20th Century Military Ballistic Armour (Peterborough, UK: PrintOnDemand-Worldwide, 2009), 10-11, 以下简称 Dunstan, Flak Jackets, 页码。

7. 术语“防弹背心”和“防弹夹克”在1990年代一直留在军事词典中,当时使用标准发行的人员装甲系统地面部队(PASGT)背心。从1999年推出的拦截者护甲(IBA)开始,背心通常被称为“防弹衣”,或背心的首字母缩略词(即“IBA”或“IOTV”)。

8. 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生产了超过300,000辆M1飞行背心。

9. 邓斯坦,防弹夹克,11。

10. 邓斯坦,防弹夹克,11。M2 是 M1 的改进版本,发给坐在装甲座椅上的飞行员和副驾驶,因此不需要后部带有装甲的背心。

11. 医学部,“伤口弹道学”,666。该研究还指出,“引入防弹衣后,胸部伤口的死亡率降低了77.1%,腹部伤口的死亡率降低了82.8%。

12. 医学部,“将弹道学”,673。 “军械部和其他技术部门的许多调查人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就考虑过为地面部队开发装甲。然而,非常初步的调查表明,大多数型号太重,与标准装备不相容,并且倾向于限制士兵的行动能力。因此,地面部队装甲的开发最初被拒绝,因为这是一个不合理的想法,飞行装甲的发展或多或少得到了充分的关注。然而,对轻质金属弹道材料的开发和相对较新的非金属弹道材料领域的持续研究导致对地面部队装甲的兴趣重新高涨。

13. 医学部,“伤口弹道学”,676-677。

14. 军需官办公室,“装甲背心情况说明书”,1952年12月23日,互联网上,第 http://www.qmmuseum.lee.army.mil/korea/armored_vest.htm,1,以下简称“装甲背心情况说明书”,页码。

15. “装甲背心情况说明书,” 1.

16. 医学部,“伤口弹道学”,677。到战争结束时,大多数M-12防弹衣已经转移到韩国军队。

17. “装甲背心情况说明书,” 1.“多伦”是一个名字,来源于二战陆军军需官办公室研发处处长乔治·多里奥特准将的名字。

18. 医学部,“伤口弹道学”,758。截至1951年12月31日,陆军部队可以使用29,534辆M-1951“海军陆战队背心”,以及10,867架老式M-12和4,584架陆军新的M-1952A。

19. 谢尔比·斯坦顿,《朝鲜战争的美国陆军制服》(宾夕法尼亚州哈里斯堡:Stackpole Books,1992 年),第 192 页。

20. 邓斯坦,防弹夹克,21岁。到1953年7月敌对行动结束时,大约有26,161件M-1952背心到达朝鲜。

21. 谢尔比·斯坦顿,《越南战争的美国陆军制服》(宾夕法尼亚州哈里斯堡:斯塔克波尔图书,1989 年),第 94 页,以下简称斯坦顿,越南 年战争的美国陆军制服,页码。

22. 斯坦顿,《越南战争的美国陆军制服》,第94页。

23. 斯坦顿,《越南战争的美国陆军制服》,第91页。斯坦顿指出,“防弹衣很笨重,相对较重,而且穿起来很热。背心保留的闷热热带热量削弱了身体力量,导致严重的出汗、脱水,甚至热虚脱。

24. 邓斯坦,防弹夹克,24 岁;斯坦顿,《越南战争的美国陆军制服》,第96页。斯坦顿:“在整个战争期间,陆军人员很少看到防弹衣,除非他们在像第11装甲髑髅地这样的机械化部队,或者正在配备几乎不需要移动的阵地。

25. 斯坦顿,《越南战争的美国陆军制服》,第97页。1960年代初开发的弯曲护盾非常沉重和不舒服,以至于许多飞行员宁愿冒险。

26. 斯坦顿,《越南战争的美国陆军制服》,97-98页。早期的板使用瓷砖陶瓷板,对7.62毫米/.30口径子弹有效,但在接缝处很脆弱。1966年,随着“整体式”(即一体式)陶瓷板的推出,这一弱点得到了纠正。这些通常被称为“鸡盘”,由各种陶瓷复合材料制成,成本和重量各不相同。

27. 斯坦顿,《越南战争的美国陆军制服》,98-99;杜斯坦,防弹夹克,26-27。陆军青睐的氧化铝陶瓷板最重(28.5磅),但成本最低(每块195美元);空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军使用的碳化硼陶瓷板仅重20.75磅,但每块售价1,018美元。

28. Thomas H. Judge和Paul J. Buttkus,《机组人员防弹衣的弹道和剥落测试》(马萨诸塞州内蒂克:美国陆军纳蒂克实验室,1972年),1,以下简称《法官和巴特库斯》,弹道和剥落测试,页码。

29. 法官和屁股,弹道和剥落测试,1;斯坦顿,《越南战争的美国陆军制服》,97-98页。防弹衣,碎片,小型武器保护,机组人员,炮手/机组长,前后板版本的总重量为34磅,3盎司。

30. 法官和屁股,弹道和剥落测试,ii。

31. 法官和屁股,弹道和剥落测试,ii:新背心重16磅4盎司;它取代的背心重14磅,但需要穿上标准的9磅M-69“防弹夹克”,以减少二次碎片对二次碎片的威胁。

32. “装甲背心情况说明书,” 1.

33. 斯坦顿,《越南战争的美国陆军制服》,第96页。1968年,陆军开发了一种“可变型”背心,结合了弹道尼龙毡背心和两个(前后)陶瓷玻璃纤维板。装甲的总重量约为二十磅,是M-69的两倍多。此外,每件背心的价格为800美元,而M-69的价格为35美元。在1969-1970年进入越南的这些背心中相对较少,由执行机动,船队或固定行动的士兵穿着。该计划于1970年初被取消,地面部队的“硬”装甲板的想法直到1990年代中期才获得广泛支持。

34. 简·本森,“NSRDEC 开发的防弹衣在摩加迪沙战役中挽救了生命”,2018 年 10 月 5 日,第 5 https://www.army.mil/article/212068/nsrdec_developed_body_armor_saved_lives_in_the_battle_of_mogadishu。

35. Robert L. Mabry,MD,John B. Holcomb,MD,Andrew M. Baker,MD,Clifford C. Cloonan,MD,John M. Uhorchak,MD,Denver E. Perkins,MD,Anthony J. Canfield,MD和John H. Hagmann,MD,“索马里的美国陆军游骑兵:城市战场上的战斗因果关系分析”,创伤伤害,感染和重症监护杂志49:3(2000年9月): 523,在互联网上 https://archive.org/details/DTIC_ADA628420?q=身体+装甲+%2B+越南 一项对摩加迪沙战役中游骑兵特遣队(TFR)遭受的战斗创伤的研究发现:“防弹衣似乎降低了胸部受伤的死亡率。TFR士兵的评论也支持这一说法。至少有十几个士兵的盔甲被子弹和碎片击中的轶事。该研究还指出,RBA防止了“腹部的小碎片伤口”,[因此]“消除了进行此类伤亡人员所需的额外诊断研究,系列检查和手术探索的需要,从而大大减少了手术工作量。

36. “临时小武器保护性外套”,2001年10月21日,https://web.archive.org/web/20011221181143/http://www.globalsecurity.org/military/systems/ground/isapo.htm

37. Leif Hasselquist,Carolyn K. Bensel,Brian Corner和Karen N. Gregorczyk,三种肢体装甲系统的调查:生理,生物力学和物理性能影响的确定以及身体区域覆盖的量化(马萨诸塞州Natick:美国陆军Natick士兵研究,开发和工程中心,2012),3;“拦截器防弹衣”,没有日期,https://www.globalsecurity.org/military/systems/ground/interceptor.htm。

38. 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司令部(空降),助理参谋长G7 - 部队整合,“物资现代化总体规划,FY 03-09”,2003年3月,副本在北卡罗来纳州布拉格堡的USASOC历史办公室机密文件中。

39. 美国国防部监察长,“国防部防弹衣采购政策”,2008年3月31日,26,以下简称IG报告,“国防部防弹衣采购政策”,页码。

40. IG 报告,“国防部防弹衣采购政策”,第 26 页。

41. IG 报告,“国防部防弹衣采购政策,5。三角肌和腋窝保护器(DAPs)也被称为三角肌和腋窝保护器系统(DAPS)。

42. IG 报告,“国防部防弹衣采购政策,7-8;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战术空军和陆军小组委员会听证会,“关于地面部队在伊拉克自由行动和持久自由行动中使用战斗头盔、车辆装甲和防弹衣的最新情况”,2006年6月15日,第109页。以下HASC听证会,“战斗头盔、车辆装甲和防弹衣的使用”,2006年6月15日,页码。

43. HASC听证会,“使用战斗头盔、车辆装甲和防弹衣”,2006年6月15日,第106页。ESAPI板提供“IV级”(国家司法研究所[NIJ],IV型)保护,表明能够阻止.30口径(7.62毫米)穿甲弹。以前的SAPI板被评为“III级”(NIJ III型),这意味着它们可以抵御7.62毫米球弹,但不能抵御穿甲弹。临时的“改进型SAPI”可以阻止7.62 x 39毫米穿甲弹,但不能阻止当时阿富汗和伊拉克狙击手使用的7.62 x 54毫米弹。

44. 为了方便起见,水袋载体(通常以品牌名称“驼峰”称呼)通常集成到背心中。其他配件包括用于空弹匣的“倾倒袋”、个人急救箱 (IFAK) 和塑料拉链领带(即“弹性袖口”)。

45. Kenneth Horn,Kimberlie Biever,Kenneth Burkman,Paul DeLuca,Lewis Jamison,Michael Kolb,Aatif Sheikh,Lightning Ballistic Armor:Arroyo Support to the Army Response Response of the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of 2011 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第 125 条,(加利福尼亚州圣莫尼卡:兰德公司,2012 年),21,以下简称 Horn,et.al,Lightning Body Armor,页码。

46. 喇叭,et.al,闪电防弹衣,iii。

47. 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战术空中和陆军小组委员会听证会,“用于下马作战的士兵和海洋设备”,2011 年 3 月 17 日,第 93 页,以下简称 HASC 听证会,“用于下马作战的士兵和海洋设备”,页码。

48. HASC听证会,“用于下马行动的士兵和海洋设备”,93。

49. 喇叭,et.al,闪电防弹衣,10。

50. Horn,et.al,Lightning Body Armor,10:该研究呼应了BG Fuller前一年的证词,认识到减轻防弹衣重量的最方便方法是调整“防弹衣防护水平”或BAPL,但承认这种做法的固有风险(36)。

51. 美国陆军,项目执行办公室士兵,“装备组合:FY17”https://www.peosoldier.army.mil/portfolio/。

52. KDH防御系统,“Magnum TAC-1士兵板载体系统”,无日期,http://www.KDHdefensesystems.com;HASC听证会,“用于下马行动的士兵和海洋设备”,7,22,91。截至2011年,陆军需要85,000个士兵板式运载系统(SPCS)。

53. 托德·南,“2018年的新品:陆军向士兵发放新防弹衣”,《陆军时报》,2018年1月1日,https://www.armytimes.com/news/your-army/2018/01/01/new-in-2018-army-to-issue-new-body-armor-to-soldiers/。

54. 第2安全部队援助旅于2019年初部署了“综合头部保护系统”,该系统是整个SPS的一部分。

55. 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国防部防弹衣方案,2007年6月6日,(华盛顿特区:美国政府印刷局,2008年),第113页。2007 年,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特种作战司令部特种作战部队战士计划的美国陆军 PEO 陆军上校 (COL) 凯文·努南向众议院军事委员会解释了特种作战部队防弹衣的要求如下:“USSOCOM 要求单个操作员能够定制其保护和负载,以满足各种任务概况,同时保持必要的敏捷性, 机动性和运动范围,以满足特种作战部队任务标准。COL Noonan还向委员会保证,SPEAR防弹衣“在战斗中挽救了特种作战部队操作员的生命”。

56. “特种作战部队个人设备高级要求(SPEAR)的操作要求文件”,1996年4月15日,副本见北卡罗来纳州布拉格堡USASOC历史办公室机密文件。

57. 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司令部(空降),助理参谋长G7 - 部队整合,“物资现代化总体规划,FY 03-09”,2003年3月,幻灯片1-3和1-6。战斗支援和战斗服务支援部队被发放了标准的陆军防弹衣(IBA,后来是IOTV)。

58. 这种方法被称为“级联”;通过它,最高优先级的特种作战部队士兵获得最现代的防弹衣,而以前的版本则“级联”到那些担任辅助角色的人。

59. 项目经理特种作战部队 - 生存,支持和装备系统(PM-SOF SSES)给Christopher E. Howard的电子邮件,“主题:RE:防弹衣问题”,2019年8月26日,USASOC历史办公室机密文件,北卡罗来纳州布拉格堡,以下简称PM-SOF-SSES电子邮件,日期。根据PM-SOF-SSES项目办公室的说法,纳蒂克士兵支持中心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提供“所有SPEAR代防弹板和头盔的开发,测试和评估”的技术专长。

60. 美国陆军作战能力发展司令部士兵中心公共事务主任给克里斯托弗·E·霍华德的电子邮件,“主题:FW:防弹衣问题”,2019 年 8 月 26 日,USASOC 历史办公室机密文件,北卡罗来纳州布拉格堡。

61. 美国陆军特种作战司令部,“USASOC年度司令部历史,2014日历年”,167,副本在USASOC历史办公室机密文件中,布拉格堡,北卡罗来纳州。通过SPEAR,USASOC还部署了秘密防弹衣,这是陆军超低能见度可隐藏防弹衣的特种作战部队替代品。

62. PM-SOF-SSES 电子邮件,2019 年 8 月 26 日;美国陆军约翰·肯尼迪特种作战中心和学校(USAJFKSWCS),ARSOF Next:回归第一原则(北卡罗来纳州布拉格堡:USAJFKSWCS,2015),第71页。战术防弹衣系列(FTBA)于2014年8月获得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的批准。在ARSOF Next中,该系统被描述为“模块化和可扩展,使操作员能够为各种任务要求做好准备,并在最大限度地提高操作员生存能力的同时最大限度地减少操作员的负载。

63. 劳伦·菲什(Lauren Fish)和保罗·沙尔(Paul Scharre),“士兵的重担”,新美国安全中心,2018年9月26日,https://www.cnas.org/publications/reports/the-soldiers-heavy-load-1:该报告讨论了重战负荷对士兵的影响。它引用了八项独立的研究,报告或理论出版物,这些研究,报告或理论出版物将士兵的推荐战斗负荷放在35至51磅之间。在最近的阿富汗和伊拉克冲突中穿的防弹衣通常重达30磅或更多,其余不超过20磅用于所有其他战斗必需品,如防弹头盔,主要武器,弹药,水,夜视仪,无线电和急救箱。因此,它发现,出于必要,经常违反战斗负荷准则。

64. HASC听证会,“用于步行行动的士兵和海洋设备”,93。

65. 美国陆军 作战能力发展司令部 士兵中心 公共事务主任 答复克里斯托弗·E·霍华德(作者)的电子邮件,“主题:RE:防弹衣问题”,2019 年 8 月 28 日,USASOC 历史办公室机密文件,北卡罗来纳州布拉格堡。

w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