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甲军品资料网

    首页 > 晒装备&国产测评 > 电影电视
  1. 内容

中枪后真的可以用火药灼烧伤口吗?曰不能

大家好,我是王牌自行车驾驶员,今天给大家来讲讲中枪后用火药灼烧伤口的问题。

大家在影视剧里经常会看到这种镜头——尸山血海中,一身腱子肉的主人公被打了一枪(当然也许会是很多枪,看剧本的世界观算不算高魔了。而且中枪一定是正面,背面的伤口太难搞,你能想象英雄跟搓澡一样把手往背后使劲伸?),然后他挣扎着躲到一个敌人看不到的角落里,撕开自己薄如蝉翼的上衣,露出硕大浑圆的胸肌,和搓衣板一般的腹肌,导演一般都会给大特写,他看了看血流汩汩的伤口,皱了皱眉头,那神情仿佛挑剔的主妇在超市里看见一块不新鲜的猪肉,他熟练地拧开一颗子弹或者别的什么能提供火药的玩意儿,要是乐意拧个二踢脚都可以,把火药倒到伤口上,然后开始点火,一道亮光闪过,空气里弥漫着焦糊,我们的主人公被烤熟了——开玩笑的,他处理好了伤口,看起来我们的主人公暂时恢复了血条,看上去状态比屏幕前熬夜的各位还要好,可以继续和敌人搏斗了。那这是真的吗?

 

 

首先呢,这种情况的确是存在的,甚至某些部队的手册里也写过,但就如上图所揭示的那样,脱离剂量谈毒性就是耍流氓。

这招是不是可行首先得看主人公的创口大小/深度/位置,不同的情况有不同的应对方式。如果主人公是被以下几种武器打中,击中四肢估计百分百截肢,击中躯干就省事了,走得很安详,没有那么多死前逼逼叨叨抻面条的大段对白。

 

 

 

或者更直接些,头部被75毫米炮直接命中(为这位苏军默哀一分钟)。

 

是的,要强调的第一点就是不能被太过“带劲”的武器击中,确保没有那种碗口粗的贯穿伤口或者断肢情况出现,说得直白些就是还能抢救一下。

如果是步兵轻武器给钻的孔,可以归入到能抢救的范围内,也许可以点火药。

当然,点火药的适用范围还得再细分下——

中弹位置在头部/不行,大脑这种精密器官十分不耐操。

中弹位置在颈部/不行,颈部的神经和管道太多,稍有不慎就会烤成全家福。

中弹位置在胸口/无论是不是贯穿伤,都不行,先解决血气胸的问题。

中弹位置在腹部/把肠子塞回去先,耷拉截肠子在外面点火药打算做溜肥肠啊?

中弹位置在四肢/好了有可行性,接下去再说。

中弹位置在弟弟/这种伤情处置我确实没接触过,不过用火药灼烧可能有比较严重的后遗症。

 

当然,星爷开导过我们——

 

1887年的一篇医学文献提到了在野外用火药进行烧灼,但它要求用火药覆盖刀锋,然后用炽热的刀锋进行烧灼,归根结底还是铁板烧而不是烧烤。

火药烧伤口只是一种电影的演绎罢了,其目的是为了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而不是为了展现治愈病人的流程。过去常用热烧灼消毒止血,但只针对较浅的血管或感染有效,却会破坏较深的血管和神经,伤口十分熟,好肉五分熟,血管三分熟,毕竟热能的传递是递减的,而不是戛然而止的。在大多数情况下,用纱布或糖配合包扎绷带可以帮助止血,甚至可以进行伤口消毒,但如果就真的那么不凑巧,你碰上了一个只有火药的病人,尝试一些愚蠢的方法也不是不可以,至少有点儿心理安慰作用嘛,你大可以试试……但是如果吃得太多的话,肉就会燃烧过度。

 

其实自打兰博在电视上玩了这么一把,人民群众就觉得诶这他妈是灵丹妙药,我个人很担心这会教坏小朋友,因为火药很容易变湿。血是液体,血液掺着火药粉末,基本上会成泥巴状,湿漉漉,黏糊糊,拎起来一串,放地上一滩,甩墙上一片——这怎么点燃?

还有一个叫做反应时间的东西。需要用火药来止血的情况基本上都是大量快速出血,要是像南京人吃馄饨时倒辣椒面一样点了一点火药上去——血立刻把火药冲走了,要是横下心倒了一大把,点着了直接爽到升天。

拜托,这是在做喷灯牛排吗?同样的原则,你最好用火药来生火,消毒金属物品(刀子,勺子,什么的),然后用来烧灼烙烫伤口。或者,点火烧水,清洗伤口,消毒绷带。虽然在电影里,伤口点火药确实很酷。

 

(止血带这么好的东西实在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的必备佳品)

最好是用一束临时绷带固定一束布,并清洗/更换绷带以避免感染。千万不要接受好莱坞的急救建议。比如盲目学贝爷吃昆虫,用火药烧伤口,看见清水潭就拼命跑过去喝,这些都是作死行为。作家和演员不会问“这是准确的吗?”就像他们经常问的那样,“这样做看上去很酷吗?”

而且其实点火药没啥卵用,只能烧灼掉毛细血管的渗血。

如果大家所希望尝试的烧灼,是指迅速地在伤口内和周围烧灼肉,使组织脱水,蛋白质变性,甚至碳化,那么是的,可以试试。这并不意味着它会止血或达成任何你想要的效果,只会让伤口更严重,更痛,并增加感染的可能性。它会留下比以前更深更宽的伤口,因为烧伤的皮肤组织已经无法修复,如果不及时处理,它只会增加感染面积,因为皮肤是人体最大的免疫器官,烧伤本就是一件十分棘手的问题,如果本原本的开放性伤口上出现了烧伤会使伤口清创几乎不可能清理,而且真的是疼痛难忍,疼痛足以导致伤者休克(想想电影里经常出现的一种审讯手段)。

烧灼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神话,因为人们常常误以为它是一种有效的伤口愈合方法,或者它能自动止血。其实它所能做的只是使伤口更加严重和疼痛。

像皮肤这样的动物组织生物材料在加热时不会像某些金属、塑料或玻璃那样融合在一起,它只会被脱水,褐变(美拉德反应),碳化烧糊,大家记住,蛋白质的变性是不可逆的,谁能让一条煮熟的鱼再活过来转头做寿司?搞一鱼两吃呢还?

 

(你倒是让它活过来啊)

典型的例子就是中毒和解药,尼玛,假的一批,大部分的毒药并没有特效解毒药,小说看看就过了。你说郭靖吃了河豚中毒了,谁能救?被口服下毒了就赶紧喝些牛奶,用牛奶里的蛋白质来替代变性,顺带降低胃里的毒液浓度,然后赶紧吐,然后再喝,再吐,这样基本上就有了那么一点点的生还几率了。

 

这里也顺便点评下美军特战专业户马克·沃尔伯格饰演的鲍勃·李·斯瓦格。他中枪之后就没有咋咋呼呼点火药,而是抢了FBI的勤务车,在上面搜出急救包,用里面的(QuikClot)止血粉来止血,并且在之后的逃亡之中注射补充失血造成的体液流失,然后撑到了专业的护士妹妹来给他做手术取子弹——目前为止很好。

当然,要是他注射的是药厂配好的注射液就更完美了,因为在所有的给药方式中,静脉输液是风险最高的一种,它不经粘膜吸收而直接进入血液。而且用量较大,如果出现问题难以弥补。药厂的流水线做出来的输液产品和设备的标准很高,首先要严格无菌,pH及渗透压、不溶性微粒个数也有严格规定。

虽然理论上有了纯水、氯化钠、葡萄糖等物质就可以配制输液,但实际上生产过程不仅是配制,还要经过pH调整、滤膜过滤去除微粒、灭菌等环节。如果没有专门的生产设备和检验的话,想保证溶液符合输液标准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何况在紧急时,连洁净的纯水和准确量取糖和盐的设备都很难寻找。再说输液设备也是需要无菌的,汽车上的软管在洁净度上无论如何也难以达到输液所需的要求。总结——运气差,液体配比错误,直接死了。要不运气好点,高渗液抗休克成功,但是液体里面有细菌,劣质的管子会掉碎屑下来,之后不久,败血症或者血栓,死了。

图片6.png 

再次强调,坚持已被证实的有效策略,不要想着另辟蹊径。用干净的毛巾或敷料敷在伤口上,用力压紧伤口,直到出血停止,直到急救人员到达,或者有更持久有效的解决方案出现。如果是生死攸关的情况,在伤口和心脏之间(也就是近心处)使用止血带。

好了,今天的文章就到这里,我在此衷心感谢章鱼和院前大佬的技术支持,各位读者有什么想说的都可以在文章下面留言,大家也可以多去了解下美军TCCC的相关内容,材料也多,讲的也够详细,比电视上瞎咧咧的野狐禅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w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