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甲军品资料网

    首页 > 特种作战 > 战术技术
  1. 内容

Baldwin文件:战斗负荷连续增量 ·第2部分

继续战斗负荷的研究,本章主要是携防一体装具和携弹量的讨论

接上一篇:https://www.junpin360.com/html/2019-07-01/7448.html



The Baldwin Files – The Fighting Load Continuum Part II :战斗负荷连续增量:第2部分

自战斗负荷连续增量(FLC)系列的第一部分发布已经过了几个月了。现在我不打算重复之前写过的内容了,但是我仍然会会在下面延用一些之前提到的东西。所以请读者朋友们在阅读本篇之前最好看一看第一部分,这样会有助于增强理解。现在我们将从上一篇结束的地方继续。之前我们说到了“指挥员们必须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对于大多数徒步战斗行动来说 - 即使是相对较短的作战行动–各种各样的过量背负不可能完全避免。然而,如彩色箭头所示,有效负负载管理的目标应该是尽可能多地保持分队内的士兵在更具战斗力的绿色范围内–越长时间越好 - 而不是处于需要警惕的橙色或者高风险的红色区域。”

我上次没有坚持自己的战斗负荷连续增量概念的“底线”。没有能解决一切问题的万金油,也没有效徒步负载管理的秘籍:因为负载管理就是本质上讲就是在火力,防护和机动性三者之间的一场壮士断腕般的取舍。但是,如果指挥员的任务准备计划做的更有成效,那么该分队的战术效能还是可以得到提升的。这就涉及到指挥员必须始终如一的把执行任务放到首位,做到任务第一,负荷量第二; 把注意力更多的放到打赢战斗,而不是怎么分配负荷才更好; 同时还要进行并且熟练掌握有计划的及仓促的负载转换,还要去组织手下们练习并掌握不同负荷之间的转化。假如一个单位准备按照我之前讲过的原则行事,那么请记住带上所有你们需要用的东西,因为那些装备给予了你某种必不可或缺的能力——而不是莫名其妙的就背上了的没用且多余的累赘。

指挥员需要明白自己分队能力的上限,不要把时间浪费在他们不论怎么发挥主观能动性都不能解决的那些让人痛恨的客观条件。以防弹衣为例。对于需要“通过火力和机动接近并摧毁敌人”的深入徒步作战行动来说,我点12个赞支持轻量化PC[1]和头盔。

我愿意接受这种为了增强个人机动性而牺牲防护的选择。如果执行在静态防御任务或者更多呆的在载具中作战的话,能带来更多防护面积的BA可能更合适。而对于徒步侦察来说,也许根本没有防护什么事。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指挥员都无法在战斗中凭着发挥主观能动性就避免的这样一种可能性–也许有时是必然的–分队中的一些士兵会阵亡或受重伤。指挥员必须能承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并且能扛起这个心理负担来,而不是因此受到良心的折磨。

2-2.png

同样,我们也需要认识到单兵负荷的自由度其实是很有限的。毕竟必须要携带的装备的重量其实基本上是固定不变的。武器,衣服,防弹衣和各种各样的技术辅助工具的重量谁都知道。在举一个NBC防护装备的例子。如果存在敌人将使用化学武器的现实威胁,那也就没什么可选择的了——NBC装备再沉再累赘是必须带上的。

另一方面,水,食品,电池和弹药等消耗品必须根据预计的消耗和计划中得倒补给的频率来计算好携带量。持续时间较长的任务以及获得外部补给机会有限的任务自然会迫使执行任务的分队携带更多的消耗品。尽管如此,一个分队还是应该只携带它真正需要的东西,没有一克的携带量是多余的,当然也不要有只是因为自己认为“最好带着”就背上的玩意。

2-3.jpg

众所周知,美国陆军关于负荷管理的理论在这几十年里一直非常“稳定”。所有的观点都反复建议“战斗负荷”不超过21公斤,所谓的“接敌行军负荷”不超过32公斤。而《FM 21-18,徒步行军》这本手册,早在1990年官方就已经明确的承认这本书上说的在实战中遇到了严重的挑战。“除非把部分负荷从士兵的背上移走并放到其它什么该死的地方,否则所有的个人负荷重量都太大了。甚至可以说如果不背上现在他们背囊里的那些玩意,再精锐的分队也无法在战场上履行其职责,除非他们愿意把那些鬼东西背回到他们的背上。必须要携带更重的负荷的士兵已经限制了他们所在分队的机动性。

下面这些岗位的官兵往往会过量背负,比如反装甲小组(个人负荷为50公斤,45公斤和40公斤的重量[2]),迫击炮小组(个人负荷为37公斤,还要携带100发炮弹,每发1.5公斤),火力支援小组(携带40公斤左右)和M60机枪小组(携带35至39公斤)。所有配备AN / PRC-77电台和KY57 VINSON语音加密机的无线电操作员的负荷量也高于建议的最大作战载荷(38公斤)。带AT4的,无线电侦听小组的,以及毒刺防空导弹小组的和破拆组的都背负了超负荷的装备。“

2-4.jpg

这一切无不说明一个道理,就是发现问题却并不能解决问题。人们可能错误地认为,今天士兵们的过度负荷仅仅是因为公众对于伤亡的态度的改变,以及穿着常服坐在有空调的办公室里的现役或者文职高官们为了规避舆论风险而造成的。

除此之外,士兵的过量背负一直是每支军队以及历史上每个时代的都存在问题。一般来说,士兵们加入战争时带了更少的装备也就是放弃了相应的能力就能降低负荷,但事实上这种相对于敌人的“低负重”仅仅是因为他们在这场冲突中的供应及后勤限制 - 而不是他们愿意选择这样。单独一直只轻装部队能跑得很快这是事实,但是也很少能在对抗重装部队的战斗中取得一场完全的胜利——想想市场花园行动吧。(译者注:红魔的斯登打的再准也敲不开对面装甲掷弹兵的三突不是吗?)

2-5.jpg

很多人都发现在许多情况下,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叛乱分子们撒丫子逃跑的速度比我们的士兵迈开腿追捕他们的速度要快。不想大打出手的小股本地武装可以来去如风般的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事实上,相比于拥有更强的战力,迅速融入到本地的茫茫人海中更可以提高他们的生存机会。这是个坏消息,但这也绝不表示叛乱分子们正在“赢得”小规模战斗。毕竟在现实中,我们经常携带大量让我们拥有更多能力的装备并且他们随时就带在身上,这也让我们在过去的18年里我们每牺牲一位同袍,就有平均100个叛乱分子要为此付出生命。所以即使会因此导致超负荷,我们也几乎不会因此而接受少带装备而输哪怕掉一场小规模战斗。

当然对于一场战争来说,无论是后人评判还是最终的战略结果都和交换比没多大关系,也可以说和管理个人负荷是成功还是失败没关系,甚至连小规模战斗都没什么影响。

2-6.jpg

让我们专门来讨论一种特殊的易耗补给品——弹药。一个分队或者一名士兵是不是带来“太多”的弹药了?

如果在静态防御中,答案估计是没有; 但是,如果是需要士兵背着这些弹药的话,那答案就是肯定的了。不信的话随便找一个身背过量负荷还掉进过内陆运河或者在诺曼底海滩抢过滩的士兵问一问。超重就是超重。如第一部分所述,基础的或者标准的“战斗负荷”已经由步枪兵在给定时间内的弹药携带量确定了。老实说,这个基本负荷的确定,并没有太多“科学依据”。

对于M1 加兰德步枪来说,一个士兵携带的全部弹药是88发。其中80发在腰带上,步枪里装着剩下的8发。而对于M14步枪,每个士兵携带的弹药是100发,80发在弹匣包里,20发装在步枪上。在M16步枪的最初部署时期,每个士兵的随身弹药量身140发(七个20发弹匣)——尽管在越南战场上,士兵习惯性的携带两倍或更多的弹药。在越战之后,随着30发弹匣的成为标配,基本载荷稳定在210发(7个弹匣)。我不是在讲笑话,从过往的经验来看,不管士兵是携带的弹药还是弹匣,也不管是装在子弹袋里还是塞进弹匣包里,反正就是这些东西决定了基本载荷。这跟严谨的科学研究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2-7.jpg

现代的步枪兵实际上需要携带比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候的同行多三倍的弹药吗?我知道我得出这个结论并没有任何可量化的证据。后勤人员可以科学的算出来作战人员的食物和水的消耗率。可是弹药消耗率却基本上是主观推测的; 所以由此可以看出这种消耗率的意义有限,甚至根本不可靠。简单地说,如果对现代(第二次世界大战及其后)的交火历史进行一个粗略的查看,我们就会发现。战斗部队有越多弹药可用,用的弹药就越多——和这个单位最后打赢了还是吃了败仗没有关系,只要是战斗就是如此。

通过分析得出的结论表示,如果一支现代的步兵分队去执行一项合理的任务,那么携带两倍或三倍基本载荷的弹药——即第二次世界大战步兵携带弹药的6-9倍——是达成任务目标所必需的,那么是不是说应该指派更大规模的部队来解决这个问题?我当然无意冒犯制定这个计划的指挥官,但是我还是建议他们做一些有针对性的安排,比如在行动之前把那些多出来的弹药拿来给士兵们强化射击技能并且增强自信。这样至少能保证比带着更多的紧张和恐惧的背着过量负荷外更有效率。

2-8.jpg

最低限度战斗负荷标准战斗负荷增强战斗负荷补充战斗负荷最高战斗负荷过量背负

换句话说,背这么多东西更有可能浪费弹药而不是取得良好的效果。如附图所示,盲目地将武器指向敌人的大概方位并且扳机一搂到底打光整匣弹药或者直到武器卡壳的这种打法通常被称为“信仰射击术”。但是即使把这种行为称为“技术”能给这种做法带来一些不明觉厉的合理性,但这种做法还是和正确行为有不小的差距。把“信仰射击”叫作恐慌射击更为合适。虽然恐慌射击也许可以让训练无素的指挥员和惊慌失措的士兵们宣泄心中的恐惧,但它并没有产生什么积极的战术结果——而且浪费了大量的弹药。总之,尽管据说美国军队在越南经常这么干,但是这种恐慌射击并不能有效的消灭威胁或者赢得战斗。我为什么能非常肯定的确认这一点?很简单,因为没有任何军队曾经立项进行专门介绍或者提到相关内容,也没有专门准备用于教授恐慌射击术的安排。

一个允许士兵每次接触时发生恐慌的单位不需要背那么多的弹药,更多训练和更严格的作战条令才是他们需要的。火力优势并不是说一方比另一方发出更大声响或者仅仅打出去更多的弹药。火力优势需要同步火力和机动来获得相对有利的阵地从而实现压制,钉死,并最终干掉敌人 - 同时还需要阻止敌人做出同样的尝试。这就意味着在交火时——如果是先手的话——士兵们要扔掉他们的多余负荷,按照条令转换成攻击队形,举枪瞄准,精确的射击,这才可能掌握战斗的主动,获得更高的机动性,从而果断地打击他们的对手。

从历史上看,有凝聚力且具有丰富战斗经验的部队往往倾向于携带更少而不是更多的弹药进入战斗。当然,由于比如当年不受欢迎的征兵制,士兵和军官们频繁的轮换政策,还有闪电提拔起来的士官,等等这些原因让越战中的一些美国部队成为了这一结论的例外。而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美国空降兵则是现代指挥员们值得学习的一个很好的例子。伞兵肯定背着过量的负荷跳伞,以尽可能多的物资进入战场。但是伞兵们会很快就把多余的东西扔掉或者暂时存放起来,然后就带着弹药和水进入战斗。这是因为空降兵的训练计划里强调机动超过火力。相对负荷更轻的士兵能在带着更多东西的敌人作出反应并加强他们阵地之前,尽可能快的达成战术目的。实现作战意图的能力对于任务的成功至关重要。因此,伞兵士兵和指挥员训练的重点应该是尽可能轻的战斗负荷,而不是带着跳伞时候那套必然很沉重的负荷。

2-9.jpg

同样,现在的指挥员必须对将要到来的战斗进行分类,并相应调整负荷优先级,以促进任务的成功。别把自己能背得动多少东西和你需要背上什么来打胜仗搞混了。要确定完成任务需要什么装备,这些装备又由谁背,还有用什么背(译者注:第一部分里战斗负荷连续增量的分类)这些要素来高效地支持行动的每个阶段。我建议——除非在极端情况下——7个弹匣的基本负荷应被视为步枪兵负荷的天花板。事实上,精明的小分队指挥员知道他们有更棒更高效的“重锤”来对付那些难缠的敌人。中口径机枪,无后坐力炮和迫击炮比一把卡宾枪的火力强悍的不要更多。换句话说,相比于带更多的步枪弹匣,给班组武器带上更多的弹药能让自己分队的任务完成的更出色。

2-10.jpg

在第三部分中,我将讨论如何转经这些负荷转换的技术,还有一些让分队和指挥员能够成功管理战斗负荷连续增量的训练策略。w



作者简介:Terry Baldwin美国陆军退役少校,1975-2011在多个步兵单位及特种部队服役。他能够成为Soldier Systems网站的读者和作者让SSD网站感到荣幸。

原文链接:http://soldiersystems.net/2019/01/12/the-baldwin-files-the-fighting-load-continuum/ 

 

[1]战甲讲堂:防弹衣发展方向与趋势,后BA同

[2]三人分组应的反坦克导弹该是已经退役的龙式而非现役标枪导弹。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