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甲军品资料网

    首页 > 装备装具 > 背包挎包
  1. 内容

Baldwin文件:战斗负荷连续增量,第1部分

减重和轻量化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但是美国人追求轻量化出现的新问题是装备增加了总重也跟着水涨船高,实际结果没能减重。这种死循环改如何解呢?

在八十年代,美国陆军对徒步携行方案和配载纪律进行了大量的重新强调。而这当中的大部分成就则被纳入了“轻型师”理论的条目之下。这些努力在降低士兵们的负载和增强战术徒步状态下士兵机动性方面是值得肯定的,但可惜的是最终的成果却几乎没有对今后产生影响。在之后的时间里,我们逐渐给士兵们增加了很多负担,基本上没有消除一斤的重量。各种有效的战术装备,比如防弹衣,单兵电台和夜视仪等战术装备已经成为我们战斗分队中几乎所有人的标准装备。举个例子,GPS终端机取代了地图和指南针。同时,所有个人和班组武器现在都有某种形式的昼、夜电子光学瞄准系统,无论GPS还是瞄具都很好用,但是所有这些装备都需要电池,非常非常多的电池。而电池是有重量的

1.png

最终的结果是士兵的战斗负载大幅度的增加,期望当中的减轻而没有发生。从好的方面来说,所有这些高效的“轻型装备”都赋予了美国武装力量令人羡慕的军事战术能力和作战能力。虽然这在偶然间导致了美军在伊拉克阿富汗地区的作战都变成了离不开载具。而任何长时间远离车辆直接支援的徒步行动都是罕见的个案。从这个角度上说,由于车辆已经可以在行动中轻松的承载额外的重量,士兵负载的增加这一事实至少被部分地忽略了。因此,分队的指挥员都相当擅长制定合理的车辆配载计划,但根本不会花费太多时间来解决背包负载计划的问题。毋庸置疑,在全球反恐战争开始后的第一年左右,徒步负载管理的艺术迅速的萎缩了。

没有一种叫作领导力的法术能让100斤重的装备减少到100斤以下。最终,每个分队的任务负载就转化成了分队内官兵们的负重。指挥员必须面对这一现实;这是一个不能被主动忽略或绕开永恒问题。但是,这里有一些要点可以帮助分队的指挥员们在成功地管理士兵的个人战斗负载方面思考并作出努力。

 

徒步负载管理原则

1.任务准备计划应确定每个分队必须携带什么来完成指定的战术任务。

2.配载纪律要求士兵个人和领导人分工协作,以确保该所在分队有效地承载所需要的东西 - 不多也不少。

3.一个一直存在的麻烦:领导者需要冒一定的风险来降低个人负担。反过来,领导者也不能只是为了减轻负担而拿任务成功几率或大家的生命来赌博。记住吉利根岛的规则; 假设任何任务只是“三小时”,这绝不是安全的。

4.明智的配载计划和执行必须始终基于任务要求,而不是基于同等负担分担或相对个人舒适度。

5换句话说,确保任务成功的最大概率和士兵的生存必须是领导者的首要优先事项; 军事必要性 - 而不是“公平” - 必须成为焦点。

6.士兵进入战斗时带的任何东西都不属于他。在负荷运输方面,他就是一个会自己走的移动平台,用于传输对完成团队使命至关重要的资源。

7如果有必要,每件装备都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存在的消耗品。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所有装备都是消耗品!所有装备都是消耗品!所有装备都是消耗品!

8.虽然通常更需要更轻的设备来替代原有的装备,但是一个分队经常需要携带任何最有效的物品来支持任务 - 无论在重量上是不是有优势。

9同样,如果一件装备或武器 - 无论多么沉重或笨重 - 被视为任务必不可少,那么问题不在于它是否会被携带而是如何携带它。

10一个好的配载计划是全面,实用和灵活的; 它还必须附有预见性,并有意识的指定负载转换点,用于支持即将到来的任务。

11.使用任务前检查和排练来确认负荷计划是否正确,全面并按预期工作。之后根据需要进行调整。


对有效负荷管理实践中的领导者培训产生负面影响的另一个因素是官方定义往往不精确甚至误导。

当ALICE在70年代中期投入使用时,陆军只提到了两种负荷量配置:战斗负荷和生存负荷。战斗负荷包括携行具上的两个完整的弹药袋,一个急救包,一个水壶包,一把刺刀和一把折叠铲。仅此而已。而在温带或炎热气候下,不使用背架的ALICE中型帆布背包被认为足以携带“在野外生存”所需的所有其他物品。在士兵们已经习惯性的多背东西的越南,这是一个莫名其妙的结论。

MOLLE系统部署后,陆军引入了三种负载配置:轻型战斗负荷(仅限FLC背心),突击包负荷和全部负荷。

在列举了配发给士兵的标准装备的搭配外,这两种(ALICE和MOLLE)单兵携行装备系统都没有为任务负荷计划提供有参考价值的或有用的模型。

我重读了1990年的FM 21-18徒步行军的部分内容,这是一本(或者其他任何新版本)我非常推荐的参考文献。特别是第5章详细介绍了士兵负荷规划所需要的考虑因素。这本手册还解释了诸如“接敌行军负荷[1]”,“维持负荷[2]”和“后备负荷[3]”等其他概念。但不幸的是,这本手册延续了携行具携带的物质只分为“战斗负荷”和“其他”这种观念。

我非常反对对这种简单二分法的观点。因此,在附图中,我概述了一种更简化、更精确和更实用的方式来考虑规划,安排和分配单兵和分队的战斗负荷。我称之为“战斗负荷连续增量”。这个概念很简单。如果徒步进入战斗,那么该分队认为足够重要所以士兵需要背上的 - 根据定义–就是个人“战斗负荷”的一个部分。不论这么做是不是让背负这些装备士兵感到舒适。

2.jpg

最低限度战斗负荷标准战斗负荷增强战斗负荷补充战斗负荷最高战斗负荷过量背负

从左边开始是最低限度战斗负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蛙人用一条UDT短裤和一把Kabar刀进入修罗之路。隧道之鼠们在越南人危险的坑道里只有1911手枪和手电筒。而即使在今天,战场上仍有许多人将佩枪作为他们仅有的武器。显然,佩枪只给了士兵们自保的可能性,但无法让他们具备进攻的能力。这样明显的不足让我用代表值得警惕的橙色来标识最低限度战斗负荷。

3.jpg

从左侧第二个显示的是“标准”战斗负荷。美国的武装力量的标准战斗负荷已经发生了无数次变化,所以我在文中给标准增加了引号,其他军队也是如此。一般来说,基本的“战斗负荷”是围绕步枪兵们的弹药基数来建立的。因此,由于目前的标准是210发弹药,我们就以此为参照 - 需要注意的是,特定任务的负荷计划可能会大大提高或降低该数量。

4.jpg

当然,除了步枪和弹药之外,进入战斗的士兵们可能还需要更多的装备。在今天,几个破片手雷,一个急救包,头盔,身体盔甲,还有饮用水通常被认为是标准战斗负荷的一部分。指挥员,掷弹兵,自动步枪手,以及那些操作班组武器的人也将有任务位置特定的装备。例如,指挥员的无线电。

尽管如此,如果不再多带点别的,“标准”战斗负荷几乎是不够的。接下来请开启“增强战斗负荷”,为标准战斗负荷配置添加一个小背包。这个包可能是模块化攻击包(MAP),如图所示,再大一点也可以。特战单位的人已经采用MAP这种背包超过了至少12年。虽然MAP不是MOLLE或FILBE的标配; 但是由于各个(常规)单位经常会自购“市面上现成的”东西,一些非SOF单位也可能在用。

我遇到的最早的MAP比我展示的样本要小。它们被设计成通过PAL直接安装在防弹衣上,连背带都没有。除了“模块化”的设计之外,它们与Camelbak早在80年代生产的水袋包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更新、更大的版本仍然具有PAL直接安装选项。然而,更常见的用法术是将它们用作附着可拆卸背带的“小背包”或“挎包”。这种用法可以更好地骑行或上下车,拿取包内的装备也更便捷。MAP的容量在20L左右。相比之下,陆军公发的的MOLLE攻击包约为32L,陆战队的FILBE攻击包大于37L。陆军和陆战队的攻击包没有设计成可以接连接到防弹衣上,而是设计成可以安装到同系统的大驮包的顶部。

6.jpg

接下来是补充战斗负荷。这种负荷意味着更大的背包可以背下更多东西。这些包代表了一种中间级背负解决方案。它们通常被叫做“3天攻击包”,这一概念甚至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80年代中开始流行于士兵当中的商业版本背包。这些背包的容量范围在32L到57L中间。实际上,陆军和陆战队配发的这种攻击包实际上已经达到了中号驮包的容量。同时,医务人员,JTAC,EOD人员以及机枪,迫击炮和反坦克武器射手也被发放了这一容量范围内的许多专用背包。最早提到的攻击包很简单,容量不足以承载这些专业人员按照规定程序进行战术任务所需的容积和重量。以陆军的中型驮包为例,它具有约50L的容积。我在它上面安装了几个额外的附包以及一个外挂扩展版(beavertail),所以这个包的容积可能达到了58L。

任何比上面那些攻击包更大的东西都属于大驮包了,换句话说就是战斗负荷连续体中的最大战斗负荷。比如说,大ALICE背包容积约为约62L。MOLLE和FILBE背包的主包容积都在65L左右,在添加了支持包以后,容积增加到80L。就整体负荷来说,这两个驮包,在装上维持袋和前面提到的攻击包后,可以达到110L或更多。换句话说,背上这么一整套背包,就几乎相当于背离两个大型ALICE包。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把携带最高战斗负荷下士兵的负担从低风险的绿色范围转移到值得警惕的橙色区域。大家要知道,战士们必须能够背上这一整套110L容量的东西去战斗。在战斗中,并不是总处在以从容的放下背包的战术优势下。例如,部队立足不稳但必须迫于形势展开交火的情况。

9.jpg

接下来就是老生常谈的过量背负问题了。士兵过量背负实际上一种要背的东西已经超出了战斗负荷连续体的范围,但仍然还在加码增重的情况,在实际负荷规划中必须加以考虑。过量背负可以说任何为完成任务不可或缺的但是超过了最大战斗负荷的情况。我使用红色文字表示它代表了不太好的高风险,但它却通常不可避免。正如我在另外的文章中提到的那样,过量背负对于深入的行动尤其有意义,也就是作为一种让士兵们带更多东西的权宜之计。

10.jpg

然而,这样做会导致士兵战斗效能的降低,直到他们减掉那些过量的负担。其他负担较轻的部队则不得不为他们提供安全保障,因为那些过量背负的士兵 - 有时就是字面意思–没手(拿枪)了。在特定情况下,故意的过量背负实际上很常见。那是后撤伤员的时候。按照规定来说,抗担架的士兵实际上已经脱离了战斗,至少在他们可以有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放下受伤的队友之前。

11.jpg

最后,指挥员们必须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对于大多数徒步战斗行动来说 - 即使是相对较短的作战行动–各种各样的过量背负不可能完全避免。然而,如彩色箭头所示,有效负负载管理的目标应该是尽可能多地保持分队内的士兵在更具战斗力的绿色范围内–越长时间越好 - 而不是处于需要警惕的橙色或者高风险的红色区域。

12.jpg

第二部分咕咕待补。。。

作者简介:Terry Baldwin美国陆军退役少校,1975-2011在多个步兵单位及特种部队服役。他能够成为Soldier Systems网站的读者和作者让SSD网站感到荣幸。

原文链接:http://soldiersystems.net/2019/01/12/the-baldwin-files-the-fighting-load-continuum/

w


[1]Approach March Load,包括衣服,武器,一个基数的弹药,单兵携行具,攻击包。(FM 21-18)

[2]Sustainment Load,包括备用衣物和装备,睡袋,一些个人用品,应对特殊威胁的装备,如防化装备,还有个人分担的集体装备。完成命令徐必须连一级负责组织(FM 21-18)

[3] Contingency Load,其他所有东西(FM 21-18)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