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甲军品资料网

    首页 > 特种作战 > 战术技术
  1. 内容

第1分遣队第5章 : 猎杀HVT的 “常态行动”

在本章,我们将看到几个非常典型的直接行动实例,了解如何对付接受过反情报训练的敌人,如何多角度攻击同一建筑物,如果让突击分队短时间攻击多个目标,突破失败后该怎么办,情报人员在直接行动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对于当代特种作战直接行动/CQB感兴趣的读者而言,本章的内容异常珍贵。

image001.jpg

在本章,我们将看到几个非常典型的直接行动实例,了解如何对付接受过反情报训练的敌人,如何多角度攻击同一建筑物,如果让突击分队短时间攻击多个目标,突破失败后该怎么办,情报人员在直接行动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对于当代特种作战直接行动/CQB感兴趣的读者而言,本章的内容异常珍贵。



寻找“X”

在“瑞秋”/“飞盘”行动期间,Raider特遣部队也针对更重要的目标实施了行动。叛军头目“X”,在他的同伙于3月份被捕后,引起了联军的注意。“X”是叛军内重要人员,级别比“瑞秋”或“飞盘”高得多。行动的最初代号是“目标浣熊”,特遣部队早在5月1日就以代码“X”称呼他,当时“瑞秋”行动仍处于规划阶段。在接下来的几周,他和他的组织一直是作战文件的主题。

“X”是一个精明的对手,有能力逃脱监视和抓捕。情报部门得出结论,他接受过军事或情报训练。在此之前,特遣大队已经多次对他实施抓捕,但每次都失败了。由于特遣部队不断施压,“X”变得行事低调,但没有停止他的反联军行动。在针对“X”发起的袭击中,暴露出的主要问题是无法确定识别他。这个问题,加上难以确定他在某一地点出现的“扳机”,使得在单次行动中抓捕或击毙他的成功率极低。第1分遣队的特遣大队指挥官威尔森中校和Raider特遣部队指挥官科泽涅斯基少校推断,针对“X”及其同伙的一系列袭击会对他的作战能力造成干扰,迫使他进入防御,随着目标周期加快,最终会导致他被捕。

针对“X”的行动始于特遣大队与其他政府机构情报单元间的密切协调,这些情报来源与“X”组织关系密切,提供的信息良好但不够完整,无法构成完整的情报产品。情报人员能够追踪“X”和他的同伙在几个感兴趣地点之间货车的往来。一个情报分析师将货车运动的时间和地点,与情报来源提供给他们的信息做了比对,将“X”和其同伙的住所匹配到巴格达东北边缘。这次行动被命名为“红牛”。

在五月的前几周,Raider特遣部队的陆战队员为袭击做准备时,其他机构正在通过他们的情报来源,在5月11日至12日晚上引诱“X”前往其同伙的住所。5月11日晚,当突袭部队坐在车上等待车队出发时,特遣大队和特遣部队的参谋正在努力与分配给他们的案件官员确定袭击的“扳机”,他们与监视“X”同伙房屋的情报来源保持联系。在情报来源发出信号,表明怀疑是“X”的人出现在现场后,车队出发了。

“红牛”行动的基本模板参考了“飞盘”行动,但这回的目标地点是一个而不是两个。在第一次行动后的五天内,Raider特遣部队吸收了经验教训并改进了程序。袭击的规模和兵力与上一次大致相同;一个明显区别是,医疗三级军士长埃里克·D·西内和M·韦德·普里迪少校将乘坐直升飞机,准备在后送伤员时提供医疗支持,并实施空中监视。本次任务由美国陆军第5骑兵团第1中队提供快速反应部队。

袭击部队向目标区域的运动是“平静的”,除了第二辆车遭遇了堵车。在目标区域的行动也实施的很顺利,陆战队员拘留了三名男子,并在敏感现场勘查中发现了一些重要物品:IED的零件和电池。其中一名男子后来被确认为该房屋的所有者,也是袭击的目标之一。这次行动唯一漏网的是“X”本人,他再次展示了逃避抓捕的能力。在行动后回顾时,陆战队员们确定与情报来源的通信存在短暂的延迟,在这短暂的一瞬,情报来源失去了与目标地点的视觉接触。借助这个小小的机会,狡猾的“X”——无论他是否知道发生了什么,悄悄溜出,消失在巴格达的黑夜中。

但是袭击在其他方面取得了成功。“X”的同伙是一个声名狼藉的炸弹制造者,曾多次成为联军的目标,他从“X”那里学会了制造遥控炸弹。部队获得的情报材料,特别是通过反情报部门在现场战术审讯中搜集的信息,给情报人员带来了丰富的原料,他们将其反馈到目标周期中。但“现在X”仍然逍遥法外。接下来的四个星期,卡特少校指导陆战队员使用掌握的所有技巧和技术,锁定任何已知或怀疑与他有关的地方或人。

“X”在“红牛”行动后,做出了反击。配合调查的另一个情报来源和他的小女儿被谋杀。这些事件为猎杀“X”提供了更加个人化的理由,也证明特遣大队越来越接近想要的人。陆战队员们为了追踪这个人并将其制服动用了各种手段。在五月的第三个星期,他们决定打击下一个目标,目标代号为“浣熊”,这就是“X”的住所。如果他不在这里,至少也可以抓到他的家族成员和同伙,逼他走出舒适区,扰乱他的行动。“浣熊行动”由3个目标地点组成,海军陆战队计划先打击第一座建筑物,在警戒分队搜查该地点时脱离接触,然后同时打击接下来的两个目标地点。目标地点位于巴格达以南的半乡镇地区,三个建筑物相隔几百米。

image004.jpg

5月21日午夜前,Raider特遣部队抵达“浣熊”。袭击部队在直升机掩护下接近目标,他们突然发现有人在建筑物外活动,于是对第一个地点实施了强袭。陆战队员在现场发现了几个人,并拘留了一名男子。当警戒分队还搜索住所和地面的时候,突击部队再次上车,迅速赶到接下来的两个地点,突入和拘捕组又将另外六名男子拘留。在这个过程中,其中一个人试图逃走,让当晚变得更有戏剧性。借助在头顶上盘旋的直升机,陆战队员们徒步追了20分钟,抓到了这个人。袭击的战果包括疑似炸弹制造材料,以及在监视“X”期间几个地点经常可以观察到的货车。整个袭击部队在1点14分回到迈勒营,将被拘留者送到特遣部队总部。

“X”这回又一次逃脱了陆战队员的抓捕。然而,参谋军士贝雷茨、巴茨上尉和特遣大队的口译人员对该地点进行了勘查和审讯,发现的信息完全证明决定了这次行动的价值。在“浣熊”抓到的几个男子都与“X”有关。这些人身上最终都会发现很多有用的信息,即使他们保持沉默,他们的面孔也证明了价值:相貌明显属于同一个家族。现在卡特少校和他的陆战队员明白要找的人是什么样子。正如科泽涅斯基少校后来报告的那样,“至少,我们认为通过在他最喜欢的几个地方实施抓捕,已经大大扰乱了他的行动。”

科泽涅斯基的估计是正确的。一个情报来源为了避免重演在红牛行动后被谋杀的惨剧,和家人一起逃到了约旦。即使部队失去了两个情报来源,暂时中止了直接行动任务,到6月初,特遣大队和其他机构也已经搜集了足够的可靠情报,再次锁定了“X”,这次他在迈勒营以南的另一个半乡镇地区。

6月8日,Raider特遣部队攻击了“目标剃刀”,再次寻找“X”。部队在接近目标的过程中,一辆车陷入了路边的坑里,此时车队距离设定点仅400米,突击被延误了15分钟。科泽涅斯基少校决定以徒步代替乘车运动,实施“软”袭击。陆战队员孤立并突破了三个建筑物中的第一个,当一个分队搜查那个建筑物时,剩下的部队对其他两座建筑物进行了袭击。现场抓到十四名男子,但很快就释放了其中十二人。剩下的两人中有一人与“X”的描述相符。两人都被袭击部队带回了迈勒营。现在是4点23分。

接下来的几天,与“X”特征相匹配的那个人与审讯人员不断争吵,坚称自己不是他们要找的人,认为美国人抓错了人。尽管他表现的毫无破绽,卡特少校和巴特上尉确信大鱼落网,他们无情地给他施压。当他的亲人从抓捕后拍摄的照片中指认他时,陆战队员们的信心增强了。

最后,这名男子承认自己是“X”,但他坚称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没有参与任何非法活动,只是一个试图在战争中活下去的普通人。海军陆战队反情报专员知道,继续这么审问他没有任何意义。问题的关键是,要他承认参与了一系列暴行,确保有一个确凿的案子可以起诉他。但是由于阿布格莱布监狱发生的丑闻,审讯现在只能走这么远,甚至不能使用暗示性的强制手段。在陆战队员不得不让他离开或将他送到另一个设施之前,拘留他的时间也有限。他们怀疑“X”知道所有这一切,妄图依赖于他的能力战胜审讯者。

“X”的自负最终导致了自己的失败。卡特少校向威尔逊中校和科泽涅斯基少校提出一个大胆的建议。如果“X”拒绝与美国人交谈,他的嚣张气焰会在库尔德人面前维持多久?卡特想把“X”带到北方,让他与库尔德审讯人员的交锋,他们认为新情况的冲击和不确定性会瓦解他的抵抗。威尔逊和科泽涅斯基得到了上级的批准,并保证会妥善处理此事。卡特和警卫罩住他的头,把他押到在一架飞机上等待出发。当“X”入座解下面罩时,他看到三名库尔德安全人员坐在对面盯着他。“X”吓破了胆,开始坦白。

猎杀“X”行动的成功,是第1分遣队为特战司令部做出的能力示范,特别是体现了情报部门通过融合不同的信息和精准的分析技术,来追踪和识别身份不明的个体的能力。巴茨上尉和参谋军士贝雷茨的审讯,显示了海军陆战队反情报专员在目标周期中的核心作用。而在目标地点实施的迅速无情的袭击,有力支持了情报工作和参谋行动。第1分遣队借助海军陆战队的中心学说,深入到了目标的决策周期,对目标采取行动的速度超过了目标对他们采取行动的速度。

image006.jpg

在2004年5月下旬和6月初,Raider特遣部队同时在几条线上工作。在5月11、18、20、21、26日和6月8日实施了直接行动,其中三个属于“X”任务,其他三个虽然不相关但同样重要。例如,5月18日,该部队参与了两个行动的规划阶段,一个行动的执行阶段。还有与第5特种大队第2营的重大规划会议,内容包括2004年6月30日的任务移交,给特遣大队加强人员,以及从巴格达安全屋撤回其他人员的具体事项。科泽涅斯基少校希望的“常态行动”正在成为现实。



猎杀凶手

虽然叛军头目“X”是2004年5月至6月抓到的最大的鱼,但特遣大队的目标不仅限于此。除了这一系列袭击,Raider特遣部队还解决了其他三个目标并规划了几个目标。这些都是针对巴格达恐怖分子网络中的高级别人员。5月18日,Raider特遣部队执行了第三次直接行动任务——“目标漫步者”。抓捕或击毙协调外国恐怖分子的资金、培训和人员流动的负责人。“漫步者”行动是短期的融合行动,甚至在5月17日之前都没有进入详细的规划阶段。情报是从第5特种大队2营及其下属部队获得的,特种部队小队安静有效地收集信息的能力极强,科泽涅斯基少校称他们“可能是该国最好的信息收集者“。

“漫步者”的目标地点是叛军头目的住所,而在此以北一英里的地方可能存在第二个地点。这两个地点靠近底格里斯河的急弯,是巴格达东南侧的分界线。目标和他的两名同伙的照片显示这是一群身材肥胖的中年男子。但是不为人知的是,情报显示这三人建立了一个网络,在将外国战斗人员带入伊拉克及其周围。

5月18日凌晨,Raider特遣部队在绿色贝雷帽和他们的情报来源的加强下,袭击了主要目标人员的居住地。第2和第6侦察组孤立并包围该区域,第3侦察组带着情报来源徒步逼近目标。在围墙外,他们遇到了一名警卫。幸运的是,他“非常顺从”,并很快被控制。突击部队准备了一辆悍马,把链条连接到挡道的金属门上。悍马将门从铰链上撕开,袭击者突破并淹没了整个屋子。随后的敏感现场勘查发现了一堆确凿的证据,其中一些藏在隐藏的隔间里。团队搜集到数百磅文件,其中包括大约50本护照和“来自不同国家的大量货币”。当高价值目标试图从后门逃离时,陆战队员逮捕了他,此时“公文包”还在手上。除了看得见的成果外,科泽涅斯基少校及其参谋发现了该行动最重要的成果之一,即与特种部队及其小队密切合作。

在“漫步者”行动两天后,Raider特遣部队再次与特种部队作战分遣队合作,发起了“目标复仇”行动。顾名思义,这回针对的是涉嫌残忍谋杀美国电信工作者尼古拉斯·E·贝格的三名伊拉克人。“我们非常渴望做这件事,”军士长特里·M·怀里克解释说,残酷的谋杀给每个陆战队员带来额外的个人使命。对于“漫步者”行动,情报预测目标房屋的居住者会在攻击开始时选择逃跑。

特种部队士兵在作战摘要里,给他们提供了“目标建筑特征,包括一个非常清晰的建筑物正面图像”。规划人员从他们通过其他政府机构收集到的情报,了解到的具体细节之一是,这些嫌疑人之前曾遭到过联军的袭击,当时把屋顶用作逃生通道。另一个细节是楼的高层也被占用,可能已经设防。而在特种部队提供的照片上观察到的一个重要细节是,围墙被栅栏替代。综合这些因素,科泽涅斯基少校指示突击部队,要发挥最大的冲击和暴力,在攻击底层的同时,确保二楼和屋顶也被夺占。

这次袭击不像“漫步者”行动那样隐秘。按照主任军士长怀里克的话说,“相当动态。”悍马载着突击组直奔建筑物。正如怀里克所描述的那样,“三辆车同一时间撞过围栏,三个组下车,其中两个组运动到突破点,剩下一组投出闪光弹并爬上梯子跳上阳台。”当怀里克的组开始爬梯子时,他们发现部分建筑结构阻止了车辆靠近,以至于梯子的顶部碰不到房屋。现在梯子顶端离房子还差四英尺,参谋军士亚历克斯·N·康拉德没有犹豫,穿戴着全部武器装备,从梯子的顶部跳到阳台上,同时他的战友向二楼窗户扔出闪光弹,以防敌人向他射击。四名男子,包括主要目标和两个次要目标,被拘留。预期的战斗并没有发生,因为突击部队的陆战队员达成了最大的冲击和突然性,使对手没有时间作出反应。

5月26日,Raider特遣部队对“目标跳弹”实施了直接行动,这回是一名前伊拉克情报官员,据称是前政权的重要人物。这是在6月30日主权移交前,与第5特种大队第2营进行的第三次联合突袭,情报也是由陆军特种部队搜集的。陆战队员们被告知“跳弹行动”会是块硬骨头,稍不注意会变成大战。

在对“目标跳弹”的袭击中,第1侦察组的参谋军士安德鲁·T·金登作为主要突破手实施突破。在爬过目标的外墙后,分队接近入口并依靠墙壁作为掩护。金登悄悄绕过拐角,朝门口走去。他迅速而安静地将炸药放在又大又沉的木门的锁边,然后撤回到墙后。他刚完成这些步骤,就感觉听到炸药从门上脱落的声音,所以又回去检查,可是发现炸药仍然还在门上,于是再一次回到墙后。他在电台里宣布“突破!突破!突破!”并引爆炸药。

随后的爆炸震倒了金登,炸碎了他的武器和装备,惊呆了他身后的陆战队员。金登明白这次突破出了问题,但是他不知道具体原因,只能肯定自己受了伤。医疗上士罗伯特·T·布莱恩开始为他工作,其余的突击部队发起了备用突破程序。主任军士长怀里克观察着门和炸药思考片刻,断定只是部分爆炸。他命令使用大锤和外号“流氓棍”的破拆工具实施二次突破。当这种方法也失败后,怀里克命令使用第三种方法,也就是另一种爆破突破法,终于打开了大门。虽然实施备用突破只需要几秒钟,但现在冲击和突然性这些重要条件都消失了。

突击手们跳过或绕过倒在地上的参谋军士金登,冲进房子,开始涌入内部。入口处的房间里面又是一扇敞开的门。主任军士怀里克穿越走廊,经过门口,以“纽扣法”转身切角,清理房间内部,一边通过M4上的枪灯扫视一边评估情况。他什么也没看见,但是目标此刻就隐藏在房间的暗处,清醒、警觉而且武装到牙齿,一名突击手大声喊道:“他正朝门外射击!”怀里克扔出闪光弹,然后进入。跟着他身后的是参谋军士格伦·S塞·德霍尔姆,看到一名手持武器的伊拉克人朝怀里克射击,于是迅速用他的M4卡宾枪击毙了他。

在房外,伤员后送程序正在进行中。进一步的检查解释了参谋军士金登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当时带着雷管和助推器的引线从主装药上脱落,缠到了他的卡宾枪上,当他引爆时,雷管和助推器爆炸,并同时引爆了旁边的闪光弹。此时附在门上的主装药未被波及引爆,所以怀里克认为它只是部分爆炸。金登的防弹衣保护了他的大部分躯干,但是未受保护的右臂还是被炸伤了。

从金登的角度来看,袭击开始时躺自己在地上,听到怀里克命令实施替代突破,然后看到突击组从他身边涌入房子。“医生”布莱恩在他的胳膊上扎好止血带。相比炸伤,金登更关心其他的事情,因为他听到房子里传来枪声,然后听到主任军士长基思·E·奥克斯要一个尸袋,他想知道是尸袋是为谁准备的。除了金登,还有另一名陆战队员受伤,医疗上士迈克尔·D·蒂雷尔被目标发射的子弹击中了腿部。尽管受伤,泰瑞尔还是继续清理房屋,甚至去外面协助治疗和后送金登。当他回到房子里协助搜索时,科泽涅斯基少校命令他停下来接受治疗。

当房子还在被搜查时,三到四名海军陆战队员将金登带到指定的伤员后送车上,送他上直升机。无线电侦察组组长,主任军士海斯·哈林顿跳进驾驶座,迅速驶向主要着陆点。他发现这里电线密布,无法使用,于是前往次要着陆区。直升机飞行员发现了另一片看起来比次要着陆区条件更好的区域,引导哈灵顿抵达那里。直升机将金登送到巴格达的在巴格达的陆军第31军团支持医院,他立即在那里接受手术。

尽管突破期间出现了问题,有两人受伤。但是袭击让目标被击毙,敏感地点勘查也找到了重要物品。分遣队经历了一年的强化训练得到了回报。“在对伤员进行治疗和后送的过程中,袭击过程仍然流畅且保持同步,“科泽涅斯基少校写道。‘目标跳弹’”是第1分遣队唯一一次有陆战队员受伤的直接行动,而且是唯一一次在实际突击中开枪。在“跳弹”行动之后,整个特遣大队收到停止所有直接行动袭击的命令。

image008.jpg



支援北部特遣部队

当Raider特遣部队在巴格达作战时,分配到外派特遣部队的第1分遣队陆战队员们也很忙。

image010.jpg

(枪炮军士詹姆斯·克劳福德)

枪炮军士詹姆斯·克劳福德是第1分遣队情报部门的两名无线电侦察组组长之一,他们坐第一架飞机抵达巴格达。这位安静的格鲁吉亚人和前步兵在第一个星期就搞清楚了当地情况,接着就被命令带着他的小组和一名陆战队反情报专员,出发支援北部特遣部队。

克劳福德的小组由中士威廉·S·本尼迪克特、中士达里尔·J·安德森和参谋军士威廉·B·帕克组成。帕克相比大多数同僚,加入陆战队的时间较晚;当分遣队部署到伊拉克时,他已经快四十了,但仍然是级别较低的陆战队员。他很有天赋,接受过专业的阿拉伯语教育,善于发挥自己的语言特长。小组里另一位是来自反情报部门的一名戴着眼镜的前迫击炮手,参谋军士丹尼尔·L·威廉姆斯。尽管威廉姆斯看起来像是一个来错地方的程序员,但实际上他是个精明且经验丰富的HUMINT人员,曾在巴尔干和阿富汗磨练自己的技能。在部署之前,威廉姆斯参加了为期六周的阿拉伯语浸入式课程,学习了一些基本语言技能,可以在没有翻译的情况下作战。尽管他们在即将部署的城市中是唯一的HUMINT搜集者,但他们的工作会立即对叛军产生影响。

海豹突击队让陆战队员们感到很受欢迎。“对待我们就像自己人一样,”克劳福德表示。他们为陆战队员提供了良好的生活与工作空间,更重要的是,让陆战队员享有使用自己的技术技能和战斗能力的自由。威廉姆斯被招待惊呆了:“当我们降落在简易机场时,海豹突击队准备了两辆卡车,帮我们卸货装车,提供了咖啡和小吃,然后开车送我们去营房。给了我们一切可能要求或想要的东西。“第二天,克劳福德威和威廉姆斯做了简短的能力简报,要点是:“我们在这里为你们提供打击目标,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海豹突击队对此持保留意见,而克劳福德和威廉姆斯则保证会让他们满意。

在抵达后一周内,北部特遣部队实施了第一次打击。参谋军士威廉姆斯与该市其他情报单元以及巴格达的特遣大队密切合作,根据获得的信息,围绕目标制作可操作的情报。当特遣部队在第一次任务中大显身手时,陆战队员们完全融入了袭击部队。参谋军士帕克凭借他的语言技能完成了大部分的无线电侦察工作;参谋军士克劳福德、中士安德森和本尼迪克特干的活比较普通,但本尼迪克特要操作机枪和电子干扰器。陆战队无线电侦察兵还要处理敏感现场勘查中发现的物品,特别是手机和其他电子设备。威廉姆斯扮演了只有一个人的HUMINT分队的角色,对被拘留者实施战术审讯。海豹突击队员将14名被拘留者从第一个目标带走,威廉姆斯在一名海军(还有一名前海军陆战队员)的协助下对他们进行全面审讯。随后的情报使他们能够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内有条不紊地对付当地大部分恐怖分子网络。

虽然威廉姆斯的工作开展的很好,但也有其缺点。他的作战周期是“两天工作和四小时休息”,这充分表明了他对工作的奉献精神,也说明了为什么陆战队反情报专员通常成对使用。与其他机构一起工作,运行情报来源,执行任务,审讯被拘留者以及上报指挥链,即使持续时间很短,对于一个人来说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威廉姆斯最重要的职责是审讯。参谋军士帕克使用他的阿拉伯语技巧帮助他,有时更多地关注翻译者而不是翻译的内容。翻译必须准确地说出审讯者说的话,模仿他的语气和信息重点。如果译者的表达存在偏差,帕克有足够的把握说:“你的翻译不够准确。我知道他(威廉姆斯)说了什么,我也知道你说了什么。别给我们耍花样!”然后他会指出这些差异。

参谋军士威廉姆斯有自己的拘留设施,关押北部特遣部队袭击中的拘留者,有警卫负责管理。当时的行动恰逢阿布格莱布丑闻被揭露,大家很快就感受到它的负面影响。但是特遣部队制定了完善的程序,可以保护双方并照顾被拘留者。当被拘留者出入时,每次都有海豹突击队和第三方进行医学检查。一些伊拉克人拼命为美国人制造麻烦。威廉姆斯经历了不止一次的调查,但没有人可以指责他存在程序错误或违反规则。阿布格莱布事件让审讯和被拘留者处理方面产生了实质性的变化,在阿布格莱布之后,有更多的人盯着审讯者,这对他们心理上造出了压力。威廉姆斯和其他第1分遣队审讯者依靠经典技术,在不使用有争议方法的前提下,获取了他们所需的信息,总是取得成功。

陆战队员在一个半月的值班期间,与北部特遣部队实施了大约18次袭击。通过他们的努力,特遣部队识别、瞄准和破坏当了地的叛军组织,并完全消灭其中的三个单元。最终,让北部特遣部队停下来休息的不是敌人的行动,而是特遣大队任务的突然变化。

image012.jpg



支援西部特遣部队

第1分遣队在安巴尔省以及伊拉克北部支援西部特遣部队。卡特少校选择他的情报主管主任军士长布雷特·A·海耶斯与反情报主管枪炮军士马修·A·乌尔默,一起前往安巴尔省,因为特遣部队的基地距离第1海军陆战师第7团级战斗队的基地不远,可以利用陆战队情报部门的能力,所以上级只派遣了两名陆战队员(尽管级别较高)。海耶斯非常了解第7团级战斗队的情报官和情报主管;乌尔默同样很了解那里的陆战队反情报专员。

相比在北部特遣部队工作的战友,两名海军陆战队员感受到的招待并不太热情,但他们很快就融入了西部特遣部队。陆战队员们发现,海豹突击队员根据自己的经验,倾向于将支援人员视为局外人,但他们接受海军陆战队是“特战队员”。例如,有一次海耶斯请求特遣部队指挥官允许一名海军情报专家乘坐直升机,在哈迪萨大坝附近拍摄一个感兴趣地点的照片。他得到的答案是水手不是海豹突击队员,不适合这项任务。于是海耶斯去陆战队第7团级战斗队的情报部门借了一个下士,他乘直升机得到了海耶斯需要的图像。

与巴格达等拥挤的城市地区形成鲜明对比,西部特遣部队拥有庞大的作战区域,整个安巴尔省西部的人口中心被大量的空间分隔。距离的差异很明显,在陆战队员抵达之后的一个晚上,西部特遣大队实施第一次任务,在幼发拉底河上的哈迪萨大坝附近进行袭击。为了说明行动范围之广,这里举例对比,Raider特遣部队的第一次行动的持续时间不超过几分钟;而在西部特遣部队第一次任务中,车队需要花1小时40分钟到达目标。任务最终取得了成功,海豹突击队将他们要找的人带回了部队。作战后的行动与巴格达的类似,但是西部缺乏完善的设施,枪炮军士乌尔默可以在他的小拘留所审问被拘留者,但他们在大约24小时后不得不将他们送到陆战队第7团级战斗队。与Raider特遣部队和北部特遣部队一样,这个区域也有陆军特种部队的小队。两支部队都擅长HUMINT,并与海豹突击队的特遣部队合作密切。

到达岗位几周后,西部特遣部队的领导层前往拉马迪,与海军陆战队第1师在费卢杰及其周围地区开展行动。陆战1师计划在该市周围进行大规模扫荡。特遣部队领导层与陆战1师以及当地的特种部队进行接触。然后,特遣部队的成员来到费卢杰营,进一步与陆战1师和陆战队第7团级战斗队的指挥官制定计划。西部特遣部队将提供狙击手支援,也将保持随叫随到的直接行动能力,以抓捕高价值的机会目标。当费卢杰的进攻行动被无限期停止时,西部特遣部队转而在陆战队基地附近地区实施反迫击炮和反火箭弹巡逻。

在费卢杰作战之后,西部特遣部队返回其营区,在那里继续作战。一些人负责对付哈迪塞南部三岔路口的叛军,那里路边炸弹密布。该部队的成员也开始规划与陆战队第7团级战斗队一起进行的一项重大行动,西部特遣部队的海豹突击队员要攻击某地,抓捕两个高价值的目标,而海军陆战队负责使用车辆封锁该区域。驻巴格达特遣大队通过填写海耶斯数量惊人的情报清单,支援行动规划。西部特遣部队继续在其非常大的行动区域内开展行动,包括与特种部队一起进行更多的联合行动。

截至2004年5月底,第1分遣队深入参与了各种各样的行动。其主力Raider特遣部队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正以越来越有效的战斗节奏作战。少数在两个外派特遣部队的陆战队员,正在为他们的海豹突击队兄弟提供重要的情报支持。

5月28日,威尔逊中校得知他的任务发生改变。他收到命令要把重点从进攻行动转移到防御行动,保护伊拉克临时政府的四个重要人员。

image014.jpg

w

此坑未填

相关推荐
    加载中...